同志夫妻的孩子也在长大

更新时间:2014-07-24 16:02:14 | fx_2891e4d9

  在美国,有这样一类与众不同的“特殊孩子”,他们的父母要么全是女人,要么全是男人,因为他们是同性恋家庭养大的,他们要面对这个处处充满歧视的世界。

  同性恋家庭的孩子长大了

  丹妮尔·西尔伯有两个妈妈和两个爸爸。埃玛和卡米尔·塞茨彻纳姐妹俩有两个爸爸,到目前为止,她们两个都不知道哪一个是她们各自真正的父亲,也就是生物学上的父亲,这里面是有故事的。

  丹妮尔、埃玛和卡米尔是千千万万个“同性恋家庭养育的孩子”中的一部分,这些孩子正是美国闹同性恋最凶的年代出生的。那个高潮始于20年前,女同性恋者纷纷组建家庭。她们真的生下孩子养育着,当然她们两人之间是无法生孩子的,只能通过人工受孕的方法怀孩子,也就是“借种”。这股始于女同性恋者的“时尚”10年后开始在***性恋者中盛行,他们多是领养别人家的孩子,也有用自己的精子找一个代理母亲生孩子的,这样的孩子是自己“亲生的”,所以在伦理和血缘上都是实实在在的亲生子。如今,这些孩子都长大了,他们能够告诉人们他们与家长的关系以及在这个并不是太接受他们的社会里所遭遇的一切。

  两个妈妈和一个少女

  今年17岁的丹妮尔·西尔伯家住马里兰州。她有两个妈妈,一个名叫苏珊,一个名叫丹娜。苏珊和丹娜是20多年前坠入爱河的,后来两人结了婚,通过人工受精生下丹妮尔。有趣的是丹妮尔还同时有两个爸爸,一个名叫雅克,他是丹妮尔真正的父亲,是他的精子生下了丹妮尔,他知道事情的真相。巧的是雅克也是个同性恋者,他与一个男子结了婚,丹妮尔对“那个男人”也就是她亲生父亲的“配偶”自然也该叫爸爸。在丹妮尔的生活中,她的两个爸爸都担任着一定的角色,但她真正的家长还是苏珊和丹娜,因为她长期与她们生活在一起。

  丹妮尔小的时候的确也受到过不公正的待遇,人们对她和她的家庭都很苛刻。但她那时因不太懂,并不在意这些。可是当她进入中学后情况就大大改变了。许多同学常常刺激她,故意在她面前使用一些与同性恋有关的词语,或者故意把音发得含混不清,让人联想到同性恋。丹妮尔意识到,像她这样的家庭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丹妮尔陷入了“多疑的时期”,她开始为自己的家庭感到羞愧,在同学们面前极力隐瞒她有两个同性恋妈妈的事。

  两年前,丹妮尔参加了一次同性恋家庭的孩子间的聚会,由此获得了一个心灵上的“突破”。她有了足够的勇气与两个同性恋妈妈一起大大方方地出门,还可以与任何人坦然地谈起她的两个妈妈。她对别人的说三道四不再敏感,能够与别人一样坦坦荡荡地生活,大大方方地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