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心理 > 网络心理 > 网恋心理 > 正文

网恋爱上“大学生弟弟” 甘做单身母亲

更新时间:2012-07-31 13:55:50 | fx_6692b41f

  我伤心地一个人先回了上海,阿昌过了两天才回来。我问他我俩之间该怎么相处,他那时口气有所缓和,跟我谈起婚事,说他手头真的没钱,让我多少借他一点。我就借给他两万元,也没让他写借据,自己只保留了银行的转账证明。5月上旬,我和阿昌在他的家乡办了喜酒。这本来是喜事,可是直到办喜酒前一天晚上,阿昌还和我生气,说着说着冒出一句:“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找一个可以帮助我像乘直升飞机一样往上涨的女人。”我一惊,第一次怀疑阿昌与我谈恋爱的动机,莫非他原以为我颇有积蓄,想找我做“大树”、少奋斗十年?因为阿昌曾和我讲过,他们大学男生之间常常会开这种玩笑。

  第二天,我还是装出一副笑脸和他并肩出现在喜宴上。回到上海后,阿昌找到一份工作,天天朝九晚五,我则在家休养。6月中旬,我又怀孕了。阿昌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很开心,立刻打电话告诉他父母。

  他要找强我100倍的女人

  办喜酒前,我曾答应7月给阿昌买一辆10万元左右的轿车,但我见他上班交通便利,就没马上兑现承诺。

  因为6月底我家人来上海,阿昌暂时搬出去住。然而不知为何,忙于工作的阿昌忽然像变了一个人。7月中旬以后,他说起话来不再体贴,我的短信或电话他根本不回。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去公司找他,他不在;往他公司里打电话,他接电话时很生气,问我是不是又想把他这份工作搞黄了。

  那天晚上,我在他借住的房子门口等了好久,才见到浑身酒气的阿昌。他不理睬我,我很难过,问他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了,他很大声地回答“是”。我给他父母打电话,他问我到底要把事情搞多大,还用力推搡我。这时我下身有点出血,他清醒了一些,让我当晚住在那里。

  之后我和阿昌陷入了“冷战”。上个星期天,我约他见面,问他何时领***,他支吾着说到孩子出生之前再说。于是我回家去,路上碰到个朋友聊了会儿天,阿昌给我打电话我也没听到。事后他很不高兴,说如果我骗了他,他会再找一个比我强100倍的女人。他的口气让我担心,我第二天半夜12点多到他的住处去找他,但与他合租的房客说他已搬走了。我问阿昌在哪里,他得意地说他住在一个很好的朋友那里,不用交房租。

  我不清楚阿昌到底心意如何,第二天又找到他,可他转身就走。我让他敲定何时领***,他走得很急;我上前牵他的手,他就骂我,还说让我流产才好。我不甘心,天天给他发很多条短信。有次好不容易答应见我,见了面他就问:“小芸,和你在一起,我得到了什么?”我说不是得到我这个人了么?他悻悻地说:“得到你这个人,得不到你的心!”我实在不懂。

  转眼是阿昌的生日了,我已想好,如果他不和我联系,我也不再主动联系他了,也不会像朋友建议的那样到他公司里去闹,毕竟我是爱他的,我不希望他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