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心理 > 交际心理 > 交际技巧 > 正文

在灰暗的布景上涂抹阳光

更新时间:2012-07-31 14:07:09 | fx_92949094

  无缘独木桥

  高三只读了两个月,我便因了两个家庭的矛盾,被迫退学。

  我生在北京,养在山东。在农村的养父养母除了给我第二次生命,还给了我一个地牢一般的家。我的生母是一个慈禧一样的女人,我的生父是一个女人一般的男人。生母说,“你当高飞,因为我在天堂”;养母说,“你应该根植黄土,因为俺在地上”;我说,“我愿浮在半空,因为我喜欢流浪”。于是,我告别了校园,一步一步从山东流浪到北京……

  在农村呆了5年,我学过裁剪,做过缝纫,织过地毯,教过小学和中学。虽然我一度机器般迫使自己为了money而奋斗,但我始终未放弃钟爱的书画艺术和我的大学梦。我的生命虽卑微,但我不想活得太狭隘。

  1995年春,我以社会青年的身份参加了中央工艺美院的专业考试。虽因粉画功底薄未过关,但一份北京某私立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却点燃了我新的希望。

  但是,五千多元的学杂费于我简直是天文数字!几年来,为了学画,我的支出很大,所攒下的钱了了无几。养父母不反对我去京求学,却拒绝支付我学费。万般无奈,我只好求助于都市里的生父生母,向他们“贷款”3000元。

  1995年9月,我揣着东挪西借来的学费,孤身到了北京。

  清华的“耗子”

  在老家,我对穿着不怎么在意。来到北京后,处在来自天南地北的同学中间,我突然有了“鸡趴鹤群”的寒伧之感。因为能上得起私立大学的,家庭条件多半不错。

  没课时,同学经常结伴去市里玩,回校时带许多吃的、喝的、玩的;而我只能躲到野外去看书。晚上,常有同学生日party。当他们在寝室里觥筹交错、笑语欢歌时,我则强迫自己在教室里呆到深夜。每到吃饭时,我经常借口有事外出,然后在校外买个馒头,啃根咸黄瓜充饥。城市来的同学,零食比主食吃得多,平日床头下不断有鲜润的瓜果,我的床下,倒也放着一些苹果——果农下果子时,常有小果子落地。丰收之年,他们是不屑于这些小东西的。我便当宝似把它们捡来……

  就这样,背负着生活的压力,背负着自尊心的压抑,我艰难地度着寒窗生活。

  然而,就是这么艰难的大学生活,我也仅仅享用了半年。由于许多复杂的原因,我的生父生母断绝了我的经济供应。春节后,因欠交500元学费,我被迫离开学校。

  思虑再三,我决心放弃美术专业的自学考试,专攻英语。我自学过大学英语及外贸英语,基础比较好;再者,美术属“慢工活”,英语比美术更能快速拿到***。这样不久后,我可以找份导游或翻译工作,养活自己的同时,再考虑深造美术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