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心理 > 心理茶社 > 青少年心理 > 正文

2010年 尝过了酸甜苦辣 阅过了善恶奸忠

更新时间:2012-08-28 09:37:30 | fx_648037a3

  这学期,那讨厌的手机终于不能用了,坏过很多次,可每次都被修手机的哥哥神奇般地修复,都不带换零件的。当然,这也有坏处。若手机坏了直接换诺基亚5230,还不到一千一,可后来买花了将近一千四,尽管那是姐姐的钱。可不管怎么说,终于***换炮了。

  快要元旦的时候,去了保定,吃了正宗的老驴头驴肉火烧,味道不错,但吃完了就不再想第二次。去了同学家。房子很大。还去了中国唯一留下来的直隶总督署,和想象的有一定差距。在保定仅呆了一天,便匆匆踏上了回石家庄的火车。本来在回去之前还想吃驴肉卷饼的,可惜找了很久,没有找到。

  在阳历的角度说,这次放假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可从阴历的角度来说,这一年放假,似乎有些太迟了,一直到腊月十六。这次考试似乎也和以前不太一样,听说白素梅监考很严,高建军不划重点,英语始终是个坎。假用功地学了半月,都过了。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每年一到春运的时候,车票就很紧张,不是很难买到票,是根本就没有票。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连一张站票都没有。很佩服黄牛党,但更佩服车站内部的人,因为他们身边有太多的黄牛党。同学很早就去买票了,很幸运都相对来说比较顺利地买到了票。我不必为这个担心,因为我不用买火车票。但坐汽车似乎也不是什么太安全的事,这个时候并不因为是年底而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在路上,难免会看到一些惨不忍睹上的事故。在车行至藁城迎宾大道与机场路交叉口的时候,一辆农用三轮车不知何时侧翻在地,一辆大长挂车落入河中,河边整齐的摆放着几具尸体。当时是十二点半左右,但第二天新闻上居然说是下午两点左右发生车祸,两死一伤。难道我看错了,还是他报错了。我本不应该怀疑新闻的准确性,但我更不应该怀疑北京时间。

  回到家发现同学聚会都提前到了年前,腊月二十三,在去辛集的路上,一个售票员主动和我打招呼,还说是我的校友,但我的确不认识他,尽管他知道我在哪上学。他和我聊了很多,但我依旧对他无半点印象。很尴尬。

  当我见到女同学的时候,很吃惊。不知道是化妆品的缘故还是女大十八变的原因,以前长得很不起眼的女生现在看起来都别有一番风韵。一个个都变得漂亮了不少,认不出谁是谁。相信这些人出门前至少花了两个小时来化妆。

  在我和同学们聊天的时候有人问辛集国际皮革城在哪,我狠狠的批评了他:作为一名辛集人居然连那都不知道,丢人!他问“你去过”。“当然”我很自豪地回答,然后掏出手机找出半小时前刚照的相片“你看,这是我以前去那时照的”。说起辛集国际皮革城,刚开业不到半年,我很久前就想去了,这次提前俩儿小时到辛集,就是为了看看。那果然很大,很气派,不过,人似乎并不多,里面冷冷清清。不过暖气开得很足,有些热,也就没在里面呆太长时间。

  这次聚会,酒当然是少不了的,尽管我再三推辞说明天还有事不能喝酒,可还是给我倒了满满一大杯酒,应该有三两多。组组喝了有将近四分之一。没有吃饱,因为要假装醉了,懒得动筷子。其实,很多人都没吃饱,一桌十四个人,点了十四个热菜,四个凉菜。要知道,很多人都是空腹而来的。尽管每个人都掏了五十元。但人们宁愿把剩下的几百元拿来去唱ktv。婉言拒绝了同学要我留宿他家。踏上了归来的汽车。

  二十四去了石家庄做视力检查,二十五去车站接姐姐回家。这是早已安排好的,可二十三晚上接到通知,说二十五聚会。又去不了了。本来是打算二十九做激光手术的,可因为没入医疗保险,再加上在保险公司的阿姨说想办法帮我入一份能够赔偿的保险,因而就此作罢。遗憾是检查花费的三百五十二元是在我***上出的,自己的河北***也给丢失了。幸好里面的钱没少。

  回顾这一年,终究与往年有些不同。不管如何,二零一零已经过去了,好也罢,坏也罢,终究只是回忆。

  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不论如何,都将勇敢向前。永不言弃,不惧风雨。

  相信自己,做最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