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心理 > 心理茶社 > 青少年心理 > 正文

2010年 尝过了酸甜苦辣 阅过了善恶奸忠

更新时间:2012-08-28 09:37:30 | fx_648037a3

  单说这没事在街上逛的时候,有一次路过石家庄市政府门口,遇到一上访老者在门口闹,让我驻足观望。要听意思,老者是多次上访无果,对上访接待室里的人失去信心,要直接找里面有实权的领导的。随后很多人模狗样的领导过来劝说。不仅劝老者进去,也劝我离开。在两边均劝说无果之后,因为我拍照而被带上了警车。幸好因为其中一位武警是我老乡而避免了再次上演躲猫猫事件或睡觉死事件。毫发未损地走出来,已不见了那位老者,但有一句话让我刻骨铭心:人大算个屁啊,那里的人狗屁不是。唉,人民的代表在他们看来竟如此不值一文。同时我也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政府人员的办事方法,果然独特。硬是要把屎盆子往自己身上扣。看看那巨大的字‘为人民服务’,世界上从古至今最大的谎言,也是世界上最张扬的谎言。实在想不明白,当政府公信力迅速下降,无法让人信服,甚至已让人对其失去信心的时候,政府人员不是想办法去弥补,却依然在自己的大门口做着这些匪夷所思,近乎无耻的事情。你们确定自己没有子孙吗,你们确定自己将来不要孩子吗?

  记得几个月后在保定的一所大学里官二***车撞人后,竟然说:我爸是李刚。在随后处理中明显官官相护,有失公平。此处略去不表,说来痛心。唉,政府啊,正在腐!

  再次到学校,就是要到新校区了,宿舍里也由八个人变成了六个人。去的很早,离正式开学还有一星期。于是便去沧州任丘待了三天。学校果然够大,如果从宿舍走到教室需要十几分钟时间,不算短。和俩好兄弟每人买了一辆自行车。本来我的算是三辆中最好的,可后来却被人偷了。真没想到小偷连旧车都不放过。

  这个学期,人们逃课更加厉害了,甚至有一次有多半人逃课,近七十人却只去了二十九个。还有的是某些老师的课根本不去。这还是大学的课吗?完全忽视老师的存在。我是不逃课的,当然,我也不是听课的。听和不听有什么区别呢,在出教室门的那一刻就和那些没听课的一样了。尽管不听课,可还是要上课,要知道自己的钱是怎么没的。其实,我也是想认真听课做一个好学生的,但老师不给力。

  在这个学期,厄运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首先就表现在选课上,尤其是选体育课上,本来我是在已选好的,是比较喜欢的拍乒乓球,可听说及格的人特别少,于是主动退了,可是在选什么上又犯了难。想报的找不到,找到的不想报,找到了又想报可网页打不开,找到了想报的打开网页发现人满。找到了想报的打来网页却报不上,找到了想报的打开网页报上却又被踢了出来。最后只好报了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排球。据说每次选课都是极限而又刺激活动,是对身心的考验,是对意志的摧残,在选课中屹立不倒的人将来定能成为社会的栋梁。选而不死以为神。

  刚开学不久便迎来了各个假期:中秋节、星期天、国庆节。这个中秋节,过的与往年似乎有些不同。虽然去***没看到升国旗,但去了理想中的大陆最高学府:清华北大。那里的学生,看起来也没什么与众不同,在清华,碰到两个问路的,我很委婉地告诉他们这个学校我还不太熟悉,我是新来的。在北大,遇到了社团招新。我和精武团的团长进行了深入的交谈,最后我告诉他回去跟舍友商量一下,反正才二十,也不贵。后来又跟文学社的社员作了短暂而愉快的交谈,双方互留了电话。但我没有保存他的号码,因为我知道什么是现实。其实我真想入,但怕人家不收外校的学生。虽然俗话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但在北大这种闭门造车的地方应该不会接受外人吧。

  那里的风景的确不错,走过了荷塘,见到了未名湖,听过了一群自称是清华元老的老教授在荷塘旁边引吭高歌,见到了那一群古色古香的北大近现代建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听得一堂课,没有听得一些演讲。因为时间关系,无奈地走出了这收容只会学习的人的地方。作为一名学生,是应该拜访一下这大陆一流学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