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心理 > 心理茶社 > 青少年心理 > 正文

2010年 尝过了酸甜苦辣 阅过了善恶奸忠

更新时间:2012-08-28 09:37:30 | fx_648037a3

  记得这一年的元宵节,我第一次因喝酒而略显醉意。再从饭店回校的路上踩着雪,略显不稳。这雪,是在吃饭的时候下的,这是苍天的眼泪,被不良风气无情地凝固了。这一天晚上,我说了很多很多。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心情。我想是在酒精的刺激下吧,因为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不会多说哪怕一句话的。人们喝醉酒以后,有各种不同的表现:倒头呼呼大睡的,大吐特吐的有,大说特说得有,撒酒疯的有,一言不发的有。总之,人们的表现风格迥异,难以述尽。记得高建军老师曾经说酒壮怂人胆,人们都是借着酒来说曾经不敢说的话,做不敢做的事。相信他肯定没喝醉过,不然也不会说出这么浅薄的话。不可否认,是有些人借着洒在自己身上的酒来壮怂人但胆,但那只是凤毛麟角。更多的还是非主观意识的,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醉酒者在尿裤子后又被磕的头破血流,不省人事;不会有那么多醉酒者做出一些让人酒醒后悔之不迭的事情,说一些对自己亲情、事业、未来百害而无一利的话。如果公检法的人醉酒后所做的非常理的事都是装的,那么他们就不会对那些醉酒后犯事的人从轻处罚(醉酒除外)。

  以前的元宵节的晚上都是在藁城的广场上看宫灯的。这一年,没能够看宫灯成为心中小小的遗憾。可这点遗憾似乎有算不了什么,因为我错过的实在太多。人总是在一次又一次错过中成长、老去。有失必有得,哪怕得到的是失落。有时候,失落总是在所难免的。我没有佛家的空,不能做到所有事都不计得失。可我尽量把它看淡,不管这是阿q精神胜利法,还是小不忍则乱大谋,总之要放眼未来,不能活在过去。

  自打这次开学以后,逃课的明显多了,晚自习也没有了。人们变得比以前更加懒散了。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这一年体育是学习散打。虽然只是那最基本的几个简单动作,可毕竟有人在那站着让你免费打,打出血了也不必负责。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自己给人当陪练,自己没事别人却流血了。正因为对武术的热爱,使体育课成为我的最爱。每个星期最期盼的就是体育课。除此之外,就当属谢志浩老师了。在去年就听说过他的大名了,科大四大名嘴之一,一说起来听不了。那时就期盼着早日上他的课,但第一次见面,感觉见面不如闻名,他的外在形象与想象中的有一定的差距。但他的口才实在叫人佩服,说那么长时间都不带喝水的,甚至都不带歇的。讲课内容紧贴社会问题,经常揭露现实黑暗,而且还风趣幽默。果然名不虚传。除了这两个课以外,基本上就没有感兴趣的了。和往常一样的,就是依旧坐在最后面。虽然世界杯然数亿中国人疯狂,可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这一年,祁国芳基本在学校销声匿迹了,除了路过他工作室时看到他那巨大的宣传画,就再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人可以上当受骗,但人不会老上当受骗。或许,他应该利用这段时间蓄积力量欺骗下一届学弟学妹吧。或许,他不用准备,欺骗对于他来说早已是轻车熟路了。记得下半年他在新校区举办活动,连我同学在内去了五个人,这其中几个是不知情来上自习的,而我同学是看他骗人的技术有没有提高。现场十分冷清,活动被迫取消,国芳羞于露面。唉,像这种唯利是图的人不提也罢。

  单说这临近大一尾声的时候,人心惶惶,谣言四起。究竟是搬校区还是不搬校区,要搬是搬到中校区还是新校区。我的态度是中小区位上,不搬次之,新小区为下。虽然中校区宿舍破点,但新校区远离城区,校园大而荒芜,比较混乱,周边工厂多。意外再次发生,打击接踵而至。搬到新校区。没有心情考试,作弊在所难免。自从高考完了以后,就一直没有顺过。凡事都与自己的意愿背道而驰。从来都没有与霉神如此之近:军校没考上,想学的专业想去的学校都被姐姐改掉了,住了六年阳面宿舍到大学了变成了阴面,(此处省略一千字)。有太多太多的不幸,几近崩溃,好在我抗打击能力不算太弱,经受住了这一轮的饱和轰炸。

  暑假了,不想在家里就这样平凡的过去了。想起以前看那些成功的文化人,大都有利用假期打工的经历,我也不希望自己的是空白。因此,背上了自己的背包踏上了去石家庄的路。因为看人家大多是在饭店干刷盘子之类的工作,因此我也把寻找的重点放在了饭店上。临近中午,终于找到一个在饭店的工作,一块石头落了地,简历上终于有东西可写了。不管干什么,不管工资多少,那都是不足以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