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心理 > 心理茶社 > 青少年心理 > 正文

2010年 尝过了酸甜苦辣 阅过了善恶奸忠

更新时间:2012-08-28 09:37:30 | fx_648037a3

  花开花落几春风,来也匆匆去也匆。滚滚长江东逝水,转眼已是夕阳红。夕阳红,只待黄昏随旧梦。人也空空楼也空。

  时聚时散随浮萍,聚也清清散也清。熙熙嚷嚷终难久,莫把瞬间做永恒。做永恒,且把旧事化东风。人也轻轻心也轻。

  走过了二零一零,经历了雨雨风风,尝过了酸甜苦辣,阅过了善恶奸忠。再回首,碌碌无为终是空。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的二零一零,似乎和别人没什么不同。在学校每一个有课的日子里,该起床时赖床,该吃饭时起床,该上课时吃饭,该睡觉时说话。总是过着和学校慢一拍的生活。在老师讲课的时候睡觉、玩手机、说话、看课外书,做着与上课无关事。不会担心老师异样的眼光,因为整个教室,没几个抬头认真听课的。或许有几个抬着头的,只是在思考与学习无关的事情。老师也似乎也没什么,只是对着一群颓废的孩子或背或念着早已准备好的课件,彼此相安无事。临近考试的时候,考下老师的课件,划划老师说的重点。或许,有勤奋好学的学生努力去背,遇到脾气好的老师,彼此干脆连背都免了。作弊,已成为考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人说“作弊就是为考试而生的”,此话不假。如果没有考试,又何必有作弊呢。在这种环境下,成绩的高低似乎与学到的多少并不成正比。或许,人们根本无法领会到其中的精髓,甚至连皮毛都没有学到,却依然可以得到高分。有时候,总是感到惭愧,甚至无地自容。可时间久了,也就渐渐习以为常了。不是习惯了自己的羞愧,而是适应了身边人的习以为常。在大学,在二零一零年,我开始走向堕落。陷入那黑暗的万丈深渊。找不到回归的路。

  有人说,“大学是一个大染缸”。我不知道是我们把这染缸里的水搅混了。还是这染缸里的染料把我们弄脏了。总之,大学,不再是想象中的那么纯净,那么生气盎然。或许是因为一种浮躁心理。这里,在学习上没有竞争,只有在职位上的勾心斗角。‘舍本逐末’成为一种不良风气。没有了高考失败后的痛苦,没有了对知识的渴望,没有了竞争的动力,没有了欢声笑语。更多的只是沉默,只是静静地思考,只是冰冷的面对每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记得在去年,也就是在高三的时候,语文老师常常教育我们:写作文千万不要写人生,你们还太小,根本不懂这个,你们写的太空洞。不知道究竟何人能懂?有些人,活了数十载却毫无价值,有些人乳臭未干却能道出人生的真谛。窃以为这人生的意义是不能用年龄来衡量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可什么是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呢?本来是有的,可在这一年却发生了改变,变得迷茫,变得无所适从。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一年相对有我们的一生来说,似乎并不算长,可要想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却用不了一年。总有一些事情在悄悄的改变着我们,或好或坏。不得不说,我变了。尽管在以前认识的人面前还伪装着原来的样子。

  几乎每一年,都会参加同学聚会,这一年却出现了意外。临近春节的时候,约好了在初四那天家里的几个兄弟聚聚,可高三同学聚会却定在了初四。初四这天没去参加同学聚会,可这一天哥哥突然把日子拖到了明天,初五是初中同学聚会。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此,总共才有三次同学聚会,很无奈,鱼肉熊掌不可兼得。当然,每年这时候走亲访友是必不可少的,可终究没有什么新意。草草的过完了这失败的春节,早早的来到了学校。在学校,舍友一个假期没见,又兼恰逢元宵节,于是,舍友又要聚餐。有时候,不得不佩服中国的饭桌文化。有事没事就要聚在一起吃一顿,藉此来证明彼此的感情还没有生疏,或者说是在饭桌上谈成不好办的事情,结交对自己有益的人。总之,有什么大事小事基本上都是在饭局上解决的。中国的饮食文化博大精深,不知道是事情促成了饮食文化,还是饮食文化促成了事情,在我看来,二者是相辅相成,共同促进共同发展的。在饭局的文化上,又衍生出了饮酒文化。饭人人皆吃,可酒并不是人人都喝。有能喝的,有不能喝的。因而又衍生出了一种文化:劝酒。说白了就是把自己的意志不自觉地强加在别人身上。有些人喝酒享受,有些人喝酒忍受。有些人喝酒舒服,有些人喝酒痛苦。可不管怎样,几乎每次饭局上都有酒。哪怕在这很多人中只有很少的几个人能喝。不喝酒的人总是被看作是这个饭桌上的异类,哪怕这个桌子上绝大部分人都是异类。虽然酒是祖先杜康发明的,可我并没有因此而对酒产生什么好感。因而,我总是被劝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