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心理 > 心理茶社 > 青少年心理 > 正文

我该悔恨那些性爱往事吗?

更新时间:2012-08-28 09:37:07 | fx_dda341e4

  大三这年的暑假,我没回家,想留在这座城市里找一份暑期工做。在同学的介绍下,我在一条时装街里帮卖成衣。老板是一位三十五六岁的女人,我叫她“虹姐”,她叫我“巨仔”。她对我很好,总给我一点零花钱,我不要她就不高兴。

  城市的夏天闷热不堪,生活在都市里的人总是有一点心烦意乱。那晚夜市收档后,虹姐照例叫我一起去大排档消夜。虹姐的声音悦耳动听,像一位花季少女;但她的阅历又很丰富,所以我喜欢与她聊天,把她看做自己的姐姐。有时她也会谈及男女之情。霓虹灯斑斓的光照在她妩媚的脸上,这时的她很有女人味,有一股诱惑人的魅力。

  那天吃完消夜后,她说家中客厅的灯管坏了,让我帮她换。虹姐的丈夫常年在外做生意,儿子在全封闭的贵族学校读书,叫我帮她换灯管理所当然,我马上就应允了。到了虹姐家里我便开始换灯管,她去冲凉。忽然我听到她脆若银铃的声音:“巨仔,我忘拿衣服了,在卧室里呢,快帮我拿来!”我放下手中的活,拿起睡床上的一件睡袍。第一次触摸女人的内衣,手竟有点抖,我心里骂自己没用。

  我叫了一声“虹姐”,便等她伸手出来接内衣,没想到虹姐竟打开了浴室的门,赤身***地站在我面前。我的血一下子冲上大脑,头胀得快要爆炸了——这可是二十出头的我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女人身躯啊,我的身体马上就有了反应。

  完事后,虹姐得意地将我的头揽在她怀里,笑问:“很爽吧?傻仔。”我没有回答,静默如一名被***了的少女,尽管刚才那一刻确实难忘。

  第二天,我连工钱都不要了,想辞工离开。但心里又想,虹姐也不是做“鸡”的,自己又不是“鸭”,何必把这事想得那么肮脏。况且,虹姐和我之间或许是有一点真情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