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癌症村”:追问又一非典型污染事件

更新时间:2011-11-29 14:59:38 | fx_0c640983
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山村为什么有23%的人死于癌症,14%的人死于心脑血管病?从1974年至今,在“癌症村”的阴影笼罩之下,昔日吃饭时蹲满人的两根长树桩,如今只有两三个人形影相吊;昔日三世同堂的大家庭,如今仅剩下独守空门的老太太,还有几家因为绝户而锁上了门;昔日热热闹闹的小学关门了,因为全村只剩两个5岁的小孩……
 
这一切的起源是什么?
 
①昔日三世同堂的大家庭,如今仅剩老太太独守空门。
 

②昔日吃饭时蹲满人的两根长树桩,如今只有两三个人形影相吊。
 


③村里有几家因绝户而锁上大门。
 


④昔日热热闹闹的小学关门了,因为全村只剩下两个5岁的小孩。
 


⑤林景星上山采样,两个孩子好奇地跟着。
 


龙岭村民小组,位于陕西省渭南市华县境内秦岭山区770米的山上,属于华县瓜坡镇马泉村,离华县县城8公里。龙岭只有30户人家、154人,居住区面积约8000平方米,拥有耕地230多亩。
 
1974年,龙岭突发癌症和心脑血管病,到2001年全村累计36人死于癌症(占全村人口23%)、22人死于心脑血管病(占14%),加上1人自然死亡,死亡率高达38%。
 
小山村死一般寂静
 
自1974年发现第一例食道癌患者后,小山村贫穷而又宁静自足的生活便被打乱了,死亡的阴云密布龙岭上空,村民们掉落到困惑和恐惧的深渊。而且癌症发病率的提高呈加快之势,且有年轻化的特点。上世纪80年代,村里死于癌症的人平均年龄为50岁,90年代为45岁。到2000年3月,当39岁的马惠珍被确认患癌症后,村民们的恐惧进一步加剧。30户人家只有4户未出现癌症患者。
 
“一般我们去小村庄调查取样,屁股后面总会跟着一大群好奇的孩子。但这个村庄我前后去了3次,每次都只有那两个五六岁的孩子跟着。”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现代生态环境地质研究中心研究员林景星对这个村子的寂静和冷清体会特别深刻。
 
如今,村上有22人长期在外,14人落户他乡,全村实有人口只剩77人,且多为老人、妇女和儿童。
 
林景星说:“村里很少能看到壮年男子的身影。壮年男子都出去打工,年轻女子嫁到外面做媳妇,小伙子不愿呆在村里等死,宁愿到女方家做上门女婿。走的走,死的死,有的人家绝户了。有时村里死了人,连帮着抬棺埋土的村民都凑不齐。”
 
昔日吃饭时蹲满人的两根长树桩,如今只有两三个人形影相吊;昔日三世同堂的大家庭,如今仅剩下独守空门的老太太,还有几家因为绝户而锁上了门;昔日热热闹闹的小学关门了,因为全村只剩下两个5岁的小孩。
 
死亡气息到底从何而来?
 
对于龙岭人到底为何致癌,目前的解释可谓众说纷纭:龙岭的风水转了;上世纪60年代的西部核爆炸引发的辐射;吃泡菜的饮食习惯不好;卫生习惯不好;遗传基因所致;近年被开采的石英岩有放射性;饮用水变脏了……
 
专家指出,如果说祸根是不好的卫生习惯,或者是基因遗传,不至于到1974年以后才暴发癌症。这根本不能解释为什么嫁出去的姑娘没有得癌症,而娶进来的媳妇会得癌症。
 
村民说,最初村里人是饮用从深山流出的一条小溪的水,溪水经由一条水渠引入村子。后来村里人怀疑溪水不干净,1986年在小溪旁的山壁上另开了一个泉眼,喝溪水和泉水的混合水。然而情况仍未改观,村民们怀疑是牲畜粪便等杂物污染了水体。于是1994年村民自愿集资修了一个水池和一条自来水管道,将泉水直接引进村子。“开始我也以为是饮用水变脏了,这是唯一靠谱的原因。”林景星说,但是经过实地勘察和3次取样检测之后,他发现当地的饮用水是干净的,是从岩缝冒出来的深层地下水。检测结果还证明,龙岭的石英岩和黄土是洁净的地质体。
 
林景星一言道出玄机:“通过对土壤、蔬菜、粮食、水果、中草药和人的头发的检测,发现汞、铜、镉、铅、砷、铬、镍等重金属超标。”
 
更具体的检测结果是:
 
龙岭的耕植土受到汞、铜的中污染(5级),镉、铅、砷、铬、镍的轻污染(4级);
 
面粉受铅、锌的重污染(6级),铬的严重污染(7级)和砷的轻污染;
 
芹菜受铅的超级污染(9级,超标83.5倍),受镉、汞、砷、铬的严重污染(超标4.12~18.8倍);
 
菠菜受铅的超级污染(超标88倍),受镉、汞、砷、铬的严重污染(超标3.1~23.6倍);
 
豆角受镉(超标2.2倍)、铬(超标3倍)的严重污染,受铅(超标1.55倍)的重污染;
 
此外,黄豆、萝卜、油菜籽、核桃、柴胡、花椒均受镉、铅、汞、砷的严重污染。
 
“甚至连村民屋里的表土都受到砷、铜、镍中污染;铅、锌、铬轻污染。”和大多数秦岭山区的村庄一样,龙岭十分贫穷,村民都住在土夯的屋子里,室内地上什么都没铺。
 
检查人身体中的化学元素,验血是最好的办法。但在这个保守村庄,村民感到很难接受。情急之下,林景星只好检验头发。“我想了一个办法,只要来剪头发,就给他5元钱。5元钱对村民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所以他们都很高兴,把家里所有外出的人都叫回来了。”检验结果是村里所有人的头发都已受到铅、砷、锰、铁、磷的严重污染,含铅最高的个体为194.1ppm,超标64.7倍;砷为1.27ppm,超标25.4倍。
 
“这一系列令人咋舌的数字说明,龙岭暴发癌症主要是因为环境已被严重污染。计算表明,龙岭土壤环境危机指数均大于1,其环境绝对容量已经用完,早已处于全面危机之中。龙岭人罹患癌症是由该村土地、粮食、蔬菜、水果和中草药被污染所引起的。”
 
土壤的环境容量是指土壤中所能容纳的不影响生命安全、人群健康和生态平衡的污染物质的临界负荷值。环境的绝对容量(wq)=国家土壤环境标准值(ws)-当地土壤环境的自然背景值(b)。环境危机指数(a)=土壤中污染元素的平均含量(wp)/环境的绝对容量(wq)。环境危机指数大于1时,表示污染物质的含量已超越环境绝对容量,出现了环境绝对容量赤字,环境质量进入危机状态。
 
“***”由何而来
 
“污染元素可能破坏dna的错配修复机制,使被错配的dna得不到修复而遗传下去,造成细胞发生癌变;也可能直接损害细胞的dna,造成遗传密码改变,使细胞无法控制地繁殖产生癌变,酿造出各种各样的癌症。”
 
林景星介绍了砷、铅、锌等污染元素与生命健康之间的关系:砷污染会激发皮肤癌、肺癌、肝癌、肾癌、膀胱癌,还会导致心血管病、糖代谢紊乱等高危病种;铅污染会引发动脉粥状硬化、高血压、心肌肥大、心肌坏死等疾病,北京、上海、太原等地部分儿童有轻度铅中毒现象,太原市六成儿童血液中的铅含量严重超标;人体过量摄入锌会破坏身体内元素平衡,促使体内铜元素降低,引发胃癌和食道癌。著名的生态环境地质病有日本的水俣病(汞污染)和痛痛病(砷污染),患者一旦发病要么很快死亡,要么终身残疾,必须服药维持。国内也有一些地区发生不同程度的生态环境地质病,但并未引起广泛注意。
 
全国肿瘤防治研究室对我国13个省、市区的调查表明,调查区内20世纪70年代癌症死亡率占总死率的11.72%,而90年代上升为18.14%,上升趋势惊人;我国每年约130万人死于癌症,癌症从1997年起成为第一死因,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发病率上升了60%,死亡率增长29.4%。
 
“患病率快速上升与上世纪90年代环境污染度迅速上升有密切关系。环境污染度高,癌症、心脑血管病、糖尿病等高危病种的发病率也高,呈同步增长趋势。如内蒙古土右旗木头湖村近5年因砷污染诱发癌症,使当地近5年的癌症病人大幅度增加,其癌症的年发病率比前25年高2.5倍。”
 
“龙岭暴发的癌症和心脑血管病百分之百是由于生态环境地质条件恶化人群受到铅和砷的严重污染(铅超标4.1倍,砷超标6.2倍)引起的。现在世界各地所暴发的癌症、心脑血管病、糖尿病等高危病种80%~90%也是由于生态环境地质条件恶化引起的。”
 
林景星认为,龙岭污染模式属远源污染,污染源可能是距龙岭西北三四公里的复合化肥厂、钢厂等几个工厂。“目前我们还没有详细调查周围的村庄,不知道情况如何。”有人推测这一地区冬季的气候非常干燥,只要一刮风,笼罩在几个村庄上空的黑烟会自动顺着风向往秦岭北坡一带飘去。龙岭村三面环山,烟尘和化工厂的废气受秦岭阻隔,特殊的地理位置使携带着大量烟尘的西北风回旋到这个离山坡最近的地区,将污染物散落在这里,周而复始,烟尘中的各种污染物在土壤中逐渐沉积下来。
 
“这种推测不无道理,但我们要靠数据说话。所以要证实这个推测,至少还需作两项调查:第一,这些工厂所散播的污染物质中,元素的种类和含量;第二,刮西北风和不刮西北风时,龙岭地区由空气中降落的污染物的元素种类、含量及其前后差异。遗憾的是由于经费等原因,此项调查研究未能进行。”
 
林景星说:“化工厂和钢厂是当地的支柱企业,不可能也不应该关停,但可以让它们的废水、废气、废渣都达标排放。为此投一点钱是值得的,等污染造成严重危害时再治理就晚了。”
 
三十六计,走并不是上策
 
林景星向当地提出3种切实可行、易于操作的治理建议:
 
“第一种,政府出钱让全村搬迁到一个没有污染的地方。
 
“第二种,龙岭的土豆和柿子为零污染,是唯一的洁净食品。因为每种植物对各种元素的富集作用不同。建议老乡不要种植容易受污染的粮食及蔬菜,只种土豆和柿子,用它们去卖钱,再到外面买粮食吃。还可以种些泡桐等成材快的经济林。
 
“第三种是投资较高的彻底根治法。就是找一种对当地重金属有超富集作用的土著植物,让它吸收掉各种重金属,再全封闭深埋,不让它下渗到地下水、土壤而产生二次污染,直到土壤检测不出污染为止。”
 
据悉,为彻底解决“癌症村”的问题,华县县政府从2001年开始陆续***了两项措施:一是将龙岭村民小组全体搬到马南村民小组,喝马南村民小组的水,解决饮水问题;二是通过退耕还林政策,按每年每亩200斤粮、20元钱补贴,解决粮食问题。
 
但是,搬迁计划一公布,就遭到大部分村民的强烈反对。马南村民小组与龙岭村民小组同属马泉村,同在一座山上,距离只有3里多路。根据搬迁计划,仅仅是把村民的家从山上搬到山下,并不给重新分地,村民种的还是原来的土地,没有解决实质问题。对于退耕还林,村民理解政府的用意,但是没法领情,因为这样一来,收入将大幅减少,村民生活将更加贫困。
 
村民们反映,政府为村民在马南村民小组新建的搬迁房,两年间只建成了12户房子,而且质量有问题,墙体出现不少裂缝,一下雨屋顶就漏,根本没法住人,成了“豆腐渣”工程,房内地面多处开裂,严重下陷。村民们表示,要搬就彻底搬出去,县政府能否考虑将村民搬迁到农场去,或者零散安置到其他乡镇?
 
“中国如果还不注重环保,很难避免同样的悲剧再次发生。这些偏僻山村的老百姓都是弱势群体,‘癌症村’的事实对他们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我们在发展的同时,一定要做到达标排放‘三废’,不对当地环境造成破坏,不对当地百姓的身体健康造成危害。很多地方一旦被破坏就很难恢复,或者需要付出很大代价。”调研过中国很多“癌症村”的林景星对此不无忧虑。

热门推荐

丰胸的最快方法好习惯让胸部二次发育
丰胸的最快方法好习惯让胸
  1、每周做3-4次丰胸运动   很多人...
丰胸的最快方法四个简易动作坚挺胸部
丰胸的最快方法四个简易动
  生活中除了要摄入丰胸食物之外,还要多做一...
埋线双眼皮怎样呢?
埋线双眼皮怎样呢?
  如芭比娃娃般的美丽电眼是每个女孩子最大的...
做假体隆胸术会很疼吗?
做假体隆胸术会很疼吗?
  丰满的胸部可以展现女性独特的魅力,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