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美滋事件升级 雅培 美赞臣 惠氏等奶粉卷入

更新时间:2011-10-13 19:26:29 | fx_ab691279

 多美滋奶粉迷雾仍未散去。上海质检局和国家质检总局出具的证明说,多美滋奶粉不含三聚氰胺。蒋亚林和100多位家长同样证据确凿。

  如果双方都没有说谎,是什么环节可能有问题?随着多美滋奶粉事件的升级,真相仍有待解开。


  真相往往在最后浮现。

  在多美滋奶粉不断爆出“结石患儿”传闻之际,上海质量技术监督局在2月13日迅速出具了多美滋牌婴幼儿奶粉未检出三聚氰胺的调查报告。随后国家质检总局也在17日通报了该品牌奶粉监督检查合格的结果,但因三鹿事件曾经有10个月隐瞒的惨痛教训,在消费者心中,疑云仍未散去。

  2月20日,记者从“多美滋患儿团”处得到一份最新的名单看到,迄今为止,患儿已达109名,“目前,数字每天都在增加。”该团牵头人蒋亚林女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尽管记者和蒋亚林一样,无法一一证实这所有的患儿是否都是食用多美滋奶粉而患结石,但众多患儿家属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访问时都在问:“政府出具的证明说没问题,为什么我吃多美滋奶粉的宝宝检查出了结石?”

  真相是什么?

  109名“结石患儿”

  在春节过后的二月里,因最早爆出“多美滋结石患儿”事件,蒋亚林从贵州省凯里市一名没有工作的家庭妇女变成了公众人物。“我也是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今天这一地步的,我起先只是个受害者,后来成为了‘结石患儿’家长的代表,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推动这一切,这就是一个普通母亲的责任。”时年34岁的蒋亚林声音在电话里听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苍老的多。

  “这些天,每天我都能收到几十封快递,并寄来病例,一些没有b超和医疗证明的都被我退回去了。每天都在与这些家属打交道,更多的时候我还要面对记者的采访,这让我有些寝食难安。”蒋亚林对记者说。她也无法一 一证实患儿是否因食用多美滋奶粉而导致结石,她只能靠病历来判断。

  蒋亚林的女儿名字叫唐鑫宜琳,出生于2007年6月27日,蒋告诉记者,女儿自出生后一直给她喝多美滋奶粉来辅助母乳喂养,而在女儿1岁断奶以后,开始食用大量的多美滋奶粉,使用的系列是金盾金装多学1加,“800千克的罐装奶粉就要150元以上,这对于我们家庭来说是一笔昂贵的开销,但因为多美滋号称国外名牌,我们也就一直喝了下去。”蒋对记者表示。

  事情的变化出现在去年的9月19日。在三鹿奶粉事件肆虐之际,多美滋不在国家质检部门公布的“黑名单”上面。但出于谨慎,蒋亚林还是带了孩子去了当地的黔东南州人民医院做了检查,b超检查显示:唐鑫宜琳双肾结石,体积在3mm大小。

  由此,蒋亚林开始了维权之路。在与多美滋上海总部联系没有结果之后,她在网络上建立了多美滋结石患儿群,“多美滋的免费电话我从未打通,后来我就想不去找他们,而让他们来找我。”蒋说。

  “我们早前就与蒋亚林女士联系过,但是她拒绝任何沟通。”多美滋新闻发言人蒲家彬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蒋对此的解释是,多美滋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态度蛮横,她愤而挂掉了电话。

  “我们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些消费者是多美滋的用户,但我们的产品是安全的,没有事实证明这些患儿的结石与食用多美滋奶粉有必然的联系。”2月19日,蒲家彬对记者说。

  在蒋提供给记者的109名患儿名单中,患儿大部分在3个月到3岁之间,分布在全国各地,都有详细的b超显示,患病的情况严重程度不一。蒋亚林说,目前在册的都经过了她的严格筛选。

  记者按照此名单对其中的部分患儿家属进行了采访,众多患儿家属反映,食用多美滋后形成结石的患儿被检查出问题的时间大部分都在去年9月前后,但大多都投诉无果。一位陈姓患儿家属对记者表示,自己的女儿如今已经33个月了,自出生之日起一直食用多美滋奶粉,包括中档的多乐加和高档的金盾,去年9月24日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三院先后查出了右肾结晶。

  “有人说,过度补钙也会造成结石,但我每次都是三四天给孩子补一次钙,而且用量也是医生推荐的三分之一,我父母也都是医生,一向对此比较谨慎。”陈对记者说。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对此名单中部分患儿家属进行采访中得知,其中大部分均没有“补钙”历史,而且其中绝大部分均有购买多美滋奶粉的***、会员卡记录、吃剩的奶粉等证据。而一名来自山东的张姓患儿家属对记者表示,多美滋曾有意隐瞒大量投诉真相。“我打进电话,多美滋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我是第一个投诉的,但后来与其他家长交流,发现多美滋对他们的回答如出一辙。”

  “我们相信国家质检总局和上海质检局的证明,多美滋不含有三聚氰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奶粉中不含有其他可能对孩子身体有毒的成分,那些证明不足以打消消费者的疑惑。”“结石宝宝之家”的创办者赵连海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目前他们正在征集患儿食用过的多美滋奶粉,“如今我们把搜集到的奶粉正送往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希望结果尽快出来。”

  赵连海曾经是国家质检总局下属《中国质量报》的记者。三鹿奶粉事件中,他的孩子尽管没有消费过名单中22家企业中的任何一种奶粉,但同样因为消费多种奶制品及相关产品造成了侵害从而成为29万名患儿之一,最后他接到了赔偿的通知。

  “我在被电话通知之时即对这个赔偿方案表示了拒绝,并且对有关部门明确表示,我们的孩子不是喝三鹿等奶粉造成的。”赵连海说,如今他的儿子已经恢复了健康,但他决定要为更多的结石患儿做点事。2月14日,他再次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和家庭住址。

  公盟研究院(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律师志愿团)个案助理林峥对记者证实,公盟研究院接受了包括蒋亚林等4份疑似多美滋结石患儿家长的委托和授权,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林峥告诉记者,蒋亚林的委托诉讼比较特别,她将收集、联系更多的疑似多美滋结石患儿家长集体上诉,截止到2月18日上午,蒋女士交给他的集体上诉患儿家长有8个。林峥坦言目前家长们的诉讼遇到很大困难。因此,公盟何时正式上诉、将收集多少患儿集体上诉都没有计划。

热门推荐

丰胸的最快方法好习惯让胸部二次发育
丰胸的最快方法好习惯让胸
  1、每周做3-4次丰胸运动   很多人...
丰胸的最快方法四个简易动作坚挺胸部
丰胸的最快方法四个简易动
  生活中除了要摄入丰胸食物之外,还要多做一...
埋线双眼皮怎样呢?
埋线双眼皮怎样呢?
  如芭比娃娃般的美丽电眼是每个女孩子最大的...
做假体隆胸术会很疼吗?
做假体隆胸术会很疼吗?
  丰满的胸部可以展现女性独特的魅力,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