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女性 > 婚嫁指南 > 待嫁新娘 > 正文

待嫁新娘的“初恋情结”

更新时间:2012-12-03 09:43:48 | fx_69ae5b45

  我们的鸿沟无法跨越


  阿齐是我的初恋男友,也是我心里总也放不下的那个他。

  我和阿齐早在高中时就已经是班上公认的一对,可那时也许是年纪太小的缘故,根本拿捏不了自己的感情,几年的时光,在吵吵闹闹分分和和中匆匆度过。

  毕业聚餐那天,酒过三巡,有人起哄着要我俩发布“爱情宣言”。阿齐借着酒劲大叫着爱我一辈子,可我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怎么可能,读书时的爱情会长久吗?谁知才过了没几年,这段感情竟成了我得不到却又割舍不下的一块心病!

  高中毕业后,我直接进了现在的公司,阿齐考上了一所二流大学,在上海的另一角埋头苦读。我俩不再天天黏在一起,我努力工作拼命赚钱,想的是哪天才能存够买房的首期款;阿齐关心的完全不同,期末考试、英语四级、考研,他嘴里吐出的这些字眼对我而言已是完全陌生的了。

  毕业还不到一年,我与阿齐之间的鸿沟已然无法逾越,分手两字不用说出口,彼此却都已经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也睡不着!”阿齐说

  没多久我就认识了咏,咏是那种我想象中的理想老公,稳重、成熟并且有事业心。我试着以新感情来填补生活,可是这很难。

  浑浑噩噩地过了将近一年,我与咏之间的感情日渐稳定,我也渐渐适应了这种改变。可老天就是捉弄人,高中同学突然心血来潮要搞毕业两周年聚会,发起人打电话给我,指明要我通知阿齐——没有人知道我们已经分手。

  这久以来我第一次给阿齐打电话,我俩显得都很平静,我们很自然地说说笑笑,甚至还玩笑着讨论聚会时该如何向大伙宣布我们分手的消息。

  聚会当天,果然所有人都对此诧异不已,我和阿齐依然表现得很坦然,大声地聊天、亲昵地拍对方的肩膀,惟独不提任何感情的话题。

  直到晚上所有的情绪,才完全迸发出来——当我回到家躺在床上,突然满脑子都是阿齐及初恋时的点点滴滴,初恋的激情又回来了,怎么也挥之不去!

  熬到凌晨两点,我第n次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对自己说:很晚了,正常人都已经睡了,给他发个短信吧,如果他不回,第二天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于是,我摁下了3个字:“睡不着。”

  短信发出的刹那,我突然后悔极了,连声骂自己“犯贱”,都分开那么久了怎么还心存幻想?我慌乱地琢磨着,只希望他睡着了或是手机没电甚至电信出了故障,总之只要他看不到就好。

  可是还不到半分钟,手机响了——“我也睡不着!”阿齐说。

  那夜,我们一直聊到手机没电。虽然谁也没主动提及过去,但就是从那天开始,我们开始频繁地通电话,聊这聊那,惟独不聊感情。

  转折从那一个电话开始

  我与咏开始讨论关于婚礼的种种细节,一切似乎成了定局。

  可是有天下午,我在公司受了委屈,被人无端责怪后眼泪忍不住地流下来。我是个好强的人,绝不允许自己在别人面前哭。于是,我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抒发自己的委屈——拿出手机,我竟不由自主地拨通了阿齐的电话。

  听到阿齐声音的那一刻,我忍不住泪如雨下。他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很心疼地劝我、开导我,甚至在挂断电话后还不时发来短信问我心情是否好些了。“如果你伤心,我心里也会跟着担心、难过的。”短信里,他这样对我说。

  我们的转折就从那一个电话开始,我和阿齐开始了一段地下情,其实那时我完全有时间果断地向咏提出分手,但我没有——不知道是怕伤害他还是自私占了上风,想留着咏,等到我和阿齐的感情稳固以后再说。

  正是因为这样的“拖拉”,最终害苦了三个人,事情一拖再拖,直到今天,根本就已经到了自己无法掌控的地步。

  我和阿齐重归于好已将近一年,这段时间里我们快乐并享受着,彼此深爱着对方,都不愿提及我的婚姻问题,怕会因此失去我们可以在一起的日子。

  直到昨天,我和咏订完婚纱照回来,整个下午都恍恍惚惚的。晚上,我给阿齐打电话,我们伤心难过,握着电话掉眼泪,他原本是个很开朗的男孩,因为我即将结婚,他已经哭了好几次。

  直到这时,我才发觉自己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不能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轻轻松松地嫁给自己不爱的男人;可如果现在把所有真相告诉咏,他会被气疯!

  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我不敢对家里人说,更不敢告诉咏,我只能在惶惶中,挨一天是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