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女性 > 情感空间 > 邂逅外遇 > 正文

小三见我来捉奸说真扫兴

更新时间:2012-04-10 10:15:03 | fx_56864b7a

  床上捉奸 我站在门外泪流成河

  第二天清晨,他下班回来,转身走进厨房,掀开锅盖,打开厨柜,一片冷冰冰的。

  折身,带着不屑和挑衅的问,“你不是想死吧,怎么不做饭呢?”

  看着他,我第一次发现,感情真的不要凭感觉,初次相见,感觉这是一个长相温文尔雅的男人,说话细声细语,恰似一江春水荡漾着和煦的风,温暖的阳,可谁料皮肉下却有一颗暴戾无情的心,或许是因为不爱吧。

  但现木已成舟,他也应该对我有点怜香惜玉吧,毕竟我是女人。可是他当我是一个普通意义的朋友都不能,这样的男人,我诅咒他千刀万剐,可马上又心疼的要命。我很矛盾,我怕失去他,在外人眼里,他是我的另一半,是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另一半,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八婆们的流言蜚语可以将我湮没。

  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那个宽大的席梦思,每个晚上我都是独自入眠。守着打在地板上的月光,直到它淡淡的散去,我才阖眼。嗅着夜晚独有的寂寞,我像是河滩上奄奄一息的鱼儿,正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我回复,“我很困,加班了,我现在做,好吗?”近乎乞求。

  他头一甩,推门而去,震落了一片的灰尘,向我飘来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故事中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一双渴望的眼睛,最后却被漫天的绝望所遮掩。我顺着厨房的门往下滑,头磕在了锋利的门把手上,鲜血汩汩的涌出,我吓了一跳,压抑了已久的情绪彻底爆发,嚎啕大哭……

  勉强扶着梯子的扶手,我走到了小区的诊所,简单的包扎好,我没有回家。那个家对我而言,就是坟墓,带着丝丝的冷气,令我毛骨悚然。每天,我把冷气开到最足,只有让寒冷把我麻木,我才会好受点,因为太过温暖,我怕自己会想起他,想起这份变态的婚姻,带给我的尽是折磨。

  也不知道,我在外面逗留了多久,穿越马路,我还是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