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女性 > 情感空间 > 蓝颜知己 > 正文

口述:酒后我跟蓝颜知己上了床

更新时间:2012-04-10 15:27:14 | fx_0954d14c

  我觉得他就是我的蓝颜知己,而他也说了,我就是他的红颜知己。

  最近我真的好累,好累好累!

  我要崩溃了。压力好大,我都快被那要死的压力压死了。我总是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无所谓,总是用太多的借口来为自己寻找理由,强加给自己太多的压力来麻木自己。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我真的受不了!

  我从来没想过会陷入今天这种境况中。

  我和文忠(化名)是在2004年认识的。当时他是公司的副总,人很成熟很友好,不像其他的经理那样不苟言笑,冷冰冰的。他的家在外地,很少回家,隐约听说他好像是结了婚的。起初,我并不觉得他喜欢我,只是对我特别的照顾,我是个新手,做事难免有些拖沓,甚至有时会手忙脚乱,每天光是复印、打印、扫描、传真就够我头大的了。他总是在同事面前特别的关照我,从不苛求我。有一天我因将扫描的文件没有及时地传真给客户,然后被老总狠狠地批了一顿。那一次,我真的很难过,是我疏忽,但是,我的工作量实在是太大,我甚至连向老总反驳的机会都没有,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无助。

  晚上,文忠在路上碰见我,见我眼圈红红的,满脸的愁容,特地载我去吃饭,那一晚,我们聊了很多,我诉说工作上的不顺畅,他抱怨生活上的不如意。他告诉我,他和妻子之间只有孩子,没有感情,但是,孩子还没成年,暂时不能离婚……吃完饭,我们还一块去酒吧喝酒。顿时,我觉得他就是我的蓝颜知己,而他也说了,我就是他的红颜知己……

  我知道他是有家庭的,想想他也是酒后胡言,也没放在心上。谁知,第二天上班开会时,他当着公司那么多人的面,让他的助手拿出一台崭新的hp一体打印机,说:“我私人赞助公司的一体机,四位一体,以后大家不用各部门到处跑,方便大家工作。”然后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顿时觉得毛骨悚然,觉得大家的眼睛都在盯着我,都想看看我这个典型的办公室第三者该怎么收场。

  从此以后,我总觉得大家有意无意地把我和文忠扯在一起,有意无意地在我面前提起第三者是多么的可恶。我不想开始这段畸形的感情,我承认我喜欢他,但是并不想破坏人家的家庭。我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就要崩溃了,我知道这很危险,好比在悬崖边上玩杂技,稍不留神就会跌下去。他还是那样一如既往地对我好,事事关心。

  酒醒后,我们才尴尬地发现,我们之间面临另一种关系———成为情人。

  有人说,爱情是一瞬间的动情,所谓刹那永恒。而以后,全是因为对这一瞬间的记忆,所以愿意来维护这最初的心动。我相信。

  男朋友因琐事与我吵架,我赌气出走,心情不好,就把文忠约出来喝酒聊天。我们去

  kee玩,在演艺厅,我站在沙发上跟着音乐大声地唱着,热情地跳着,大口大口地喝酒,疯狂地挥动手中的荧光棒,发泄我心中的不快乐。文忠听我倾诉,陪着我疯狂。可是从中午一直到凌晨,我却没有接到男朋友的一个电话。一气之下,我豁出去了,与文忠藉酒上床。酒醒后,我们才尴尬地发现,我们之间面临另一种关系———成为情人。

  我不是个物质女人,可是当文忠将耀眼的钻戒戴在我手指上的时候,我还是禁不住一阵心旌摇曳。我对这个注重细节、善良仁厚的男人端详,他疼爱我、呵护我、给我温暖,我着迷了。我知道我们是没有未来的,可是我却幻想着、期待着。三年时间,我把自己迷失在一个没有未来的爱情里。我们牵着手逛超市买零食;下雨天专门给他跑去送雨伞,然后两个人把雨伞收起来,淋着小雨走在大街上;我和男朋友分了手,下班高峰打不到出租车,急不可待地跑到单位告诉他;单位的闲言碎语我不能忍受,我宁愿放弃工作也要维护他的面子。2007年文忠离开原来的公司到外地自己做起了生意,而兰州这边我帮他跑业务。文忠告诉我说,等公司赚了钱,他就和老婆离婚,过我们想过的日子。我满腔热情地期待着,努力工作着,我都变成工作狂了。

  我问文忠我该怎么办,出乎我的意料,他只是冷冷地说了句:“我们分手吧。”

  生活就像在演戏,悲伤仅在咫尺间。

  一个电话打破了我所有的憧憬。电话是一个女人打来的,她说文忠开公司的钱是她的,老板不是文忠,而是她!她还嘲笑我、辱骂我。我知道文忠东窗事发了,被他老婆发现他和我的事了。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我是有思想准备的。可是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的生活被文忠老婆的电话搅得面目全非,他老婆逼着他在电话中和我分手,而他居然顺着她的意思说了。

  我追到他的城市去,问文忠我该怎么办,出乎我的意料,他只是冷冷地说了句:“我们分手吧。”我纠缠他,他很冷酷的样子,无论我怎样说怎么哭,他都当做我不存在的样子。我的信念倒塌了,我该如何挽回自己的爱情?

  这些日子里我伪装着欺骗着自己,戴着坚强的面具生活着、心痛着。自己永无止境地忙碌着,像疯子一样的忙着,到头来到底在做什么?难道我疯了吗?我只想要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和一个疼我爱我的人,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我自己到底错在哪?是我错了吗?我全错吗?我想哭,可眼泪能换回什么?哭有用吗?我想大喊出来,可能喊回什么?我不想呼天叫地,我不想求神拜佛,我什么都不想,我只想求求文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

  有些事情,不是一个人的错,却要我低下头,忍下这些屈辱。我感觉心好累!我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了,现在我好想放下这太多的包袱,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更不用害怕电话铃声响起,好好地让自己沉睡!可我却不能。

  爱情需要回忆时,早已是穷途末路。

  傻瓜的我为何会相信他说的话,为何要用工作狂的称号为他这样的人卖力。我有时想自己肯定是脑袋坏了,还在想他会给我安慰、会给我温暖、会给我他的肩膀让我疲惫的身体依靠。我不清楚自己为何这样傻,为他做的超出自己的想象,可他不能给我我想要的天堂、想要的生活、想要的幸福,我只能幻想,虚伪地安慰自己让自己等待在原地。他怎么会感受到我的痛?假若他能感受到,为何会这样对我?他说的话是真心的还是违心的?

  我真的累了!累得连一滴泪水都无法为他的无情流下。我真的想放弃了,我放弃他能听到吗?他离我太远了,我根本无法触摸他那无情坚硬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