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快讯
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健康快讯 > 社会万象 > 正文

云南被强制结扎男子:一辈子不想再回那个地方

更新时间:2017-02-15 10:02:32 | fx_c1f0d4d5

  42岁的男子胡正高被强制结扎了,一同被结扎的,还有他对家乡的一切感情。

  42岁男子胡正高被强制结扎,他称双方发生冲突,混乱中他的脖子被打伤。受访者供图

  2月8日晚7点多,42岁的胡正高正在镇上朋友家聊天,被突然闯入的十几个人带走,来人说是"镇政府的"。他被告知,因其违反计生政策,要去做结扎手术。

  镇子是云南省镇雄县罗坎镇,也是胡正高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成长的地方。他20多岁离开家乡之后,就很少回去。如今,胡正高户籍已经转入四川省。

  胡正高2000年前跟前妻育有3个孩子,离婚后,他带其中一个孩子生活。因为跟前妻违反了计生政策,胡正高在2000年接受了计生罚款,前妻被结扎。

  2015年,他跟现任妻子在四川再育一子。彼时,他在四川专门咨询了居委会和户籍科,均表示没有问题,小儿子的户口也顺利办理。

  但这次春节,他带着妻儿回老家罗坎镇探亲,却被强制带上了手术台,做了结扎手术。

  2月11日,胡正高在微博曝光了自己在家乡的遭遇。他说,做手术前,他因为反抗,在镇政府被打伤。

  今日,胡正高对剥洋葱讲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他说,这次回云南,原本打算为家乡援建200所"爱心书屋",但经过此事,身心受到重创,他这一生也再不会回去了。

  对于胡正高叙述的遭遇,2月14日,罗坎镇计生办一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有这件事,但是事件相关情况已经上报给镇雄县委宣传部,采访事宜都由宣传部对外发布,罗坎镇政府不单独接受采访。

  镇雄县委宣传部熊姓负责人则表示,"拒绝采访、不澄清"。此前他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胡正高违反计生政策,对其进行结扎手术符合规定。

  胡正高被结扎后,镇计划生育服务所给出的证明。受访者供图。

  "有人悄悄要两万元保证金"

  剥洋葱:事情发生时你正在做什么?

  胡正高:2月8日晚7点,那天是阴天,我春节回老家探亲访友,当时我正在罗坎镇一个朋友家里聊天,突然来了十几个人,来了直接跟我说,"跟我们走一趟"。我离开家乡20多年了,很多人都不认识,我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他们问我,你是不是胡正高。

  剥洋葱:十几个人都没有说明来意吗?

  胡正高:他们没有表明身份,但是我觉得二十多年不回来,一回来就十几个人一起找我,肯定就是镇政府的人。后来我问,他们果然说是。

  其中有两个人跟我说,让我走一趟,是计划生育的事。我不太明白,因为我现在的户籍在四川,另外我跟我前妻2000年前生育了3个孩子,但是当时已经接受了应有的罚款,我跟现任妻子2015年生育一个孩子,孩子是四川籍,当时在四川上户口,也没有人说我违法。

  我跟他们解释了,但是有两个人很凶,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子冲我吼:"少废话,跟我们走!"

  他们自始至终也没有亮明身份。

  剥洋葱:你被带到了哪里?他们最初是怎么跟你沟通的?

  胡正高:带到了乡政府一个办公室,办公室很大,当时我坐在一个角落,刚开始我不愿意在这里结扎,我跟他们说要讲法律,不能随意侵犯我的人身自由。他们根本不听。

  后来过来两个人悄悄跟我说,如果你不愿意结扎,交两万块钱也行。这两万块钱是保证金,交完我写个保证书。隔几天如果来做手术,钱就退给我,不来的话钱就不退了。

  剥洋葱:你怎么说的?

  胡正高:我说这怎么可能,本身就不合理。但是我拒绝之后,那两个人说,我今天必须要有一个说法。

  剥洋葱:你有没有追问违反了计划生育哪条法规?

  胡正高:他们说我合并计算,总共生了4个小孩,违反了计划生育法。还说我是按流动人口计划生育政策,一定要我结扎。

  镇上老百姓忌讳谈计划生育

  剥洋葱:你在微博写还发生了冲突?

  胡正高:对,我拒绝他们之后,一直强调他们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强烈表示我要走出办公室,回家。这时十几个人上来就把我摁住了,一个戴眼镜的在我脸上打了一拳,混乱中我脖子上也受了伤。

  这种混乱的状况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

  剥洋葱:当时你老婆在场吗?你们报警了没?

  胡正高:当时我老婆刚来,看到我挨打,她很着急,很愤怒,就大喊"无法无天了",然后上来几个人就把我老婆也摁住了。

  后来我老婆报警了,但是来了几个民警,根本不理我们,我把伤口给他们看,他们也不看,还很严肃把手一推,说:"请你配合他们的工作。"

  然后警察还把我老婆带走了。

  剥洋葱:警察把你老婆带走时说了什么?接下来你怎么跟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沟通的?

  胡正高:警察说带走我老婆是为了解情况。我老婆被带走后,十几个人轮番跟我说,你这个事情,镇党委书记已经知道,说:"你必须要做这个手术,你不做,你老婆就是扰乱公共秩序罪,要拘留15天,你做了,我就跟派出所说说情。"我只能配合。

  剥洋葱:手术在哪里进行?手术顺利吗?

  胡正高:手术在镇政府计划生育办公室里进行,里面有一个手术台。手术就半个小时,完了之后,伤口有点疼,但能下地走。

  剥洋葱:做完手术几点?你老婆放出来了吗?

  胡正高:做完手术是2月9日凌晨1点多,我给我老婆打电话,她还在派出所,我就找到镇党委书记,说我做完手术了,能把我老婆放了吗?书记说,你回去吧,我给派出所打电话。

  剥洋葱:发生这件事时,你在镇上的朋友有没有帮助你?

  胡正高:他们给我打电话,让我带着老婆孩子赶快离开镇上,能走连夜走。

  剥洋葱:你在镇上的朋友们还有类似的经过吗?

  胡正高:我朋友们说,镇上的计划生育一直抓的很严,当地的老百姓都很忌讳谈计生政策,以前也有镇上的人因为不配合家里被砸的案例,朋友们都怕我再有麻烦。

  原本回乡要建200所爱心书屋

  剥洋葱:你经常回故乡吗?

  胡正高:不常回来,就清明节会回来。我在这里生长了20多年,生活所迫,才去外面谋生。家乡很穷,家乡人很艰辛。

  剥洋葱:你这个春节怎么想到回来了?

  胡正高:我是做公益的,去年帮助云南丽江、贵州六盘水、四川凉山等地方建造了十几所爱心书屋。镇雄县也是贫困县,我对这个地方有感情,今年回来,是想联系我们本地政府,想帮助这里建造200所爱心书屋。

  剥洋葱:你联系当地政府了吗?

  胡正高:还没有,因为我们当地都是过完元宵节才算过完年,我是打算过完元宵节再去找政府。我在四川还有别的工作,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我早就走了。

  剥洋葱:你原本打算怎么在当地建200所爱心书屋?

  胡正高:我有一个公益圈,可以募集很多旧图书,有些爱心人士还自己掏钱买了新书。

  剥洋葱:现在你对家乡是什么感受?

  胡正高:很无奈、很绝望。不去基层政府,你就不能感觉到他们的无礼和傲慢。

  剥洋葱:你以后还会再回家乡吗?

  胡正高:发生这种事,一辈子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

  快评丨"强制结扎"给人一种穿越感

  近年来,我们在电视剧和电影里看到不少穿越的场景和桥段。近日,云南省镇雄县将"穿越"的桥段搬到了现实,而且是大过年的。

  老家在云南省镇雄县罗坎镇的胡先生对媒体称,今年和妻儿回家过年时,遭当地计划生育小组强行做结扎手术。对此,镇雄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回应,胡某违反国家计划生育的相关规定,对其进行结扎手术符合规定。

  " 符合规定",这一看似镇定坦然的回应,实则荒诞不经,给人一种赤裸裸的穿越感。

  早在2015年,新修改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已规定"育龄夫妻自主选择计划生育避孕节育措施",删除了原来关于上环、结扎和查环查孕的有关规定及相应处罚。

  该法第19条明确规定:"国家创造条件,保障公民知情选择安全、有效、适宜的避孕节育措施。"

  全国人大也对"知情选择"做出了解释,"在本法中是指避孕节育方法的知情选择,即国家通过提供充分有效的计划生育和避孕方法的信息,使需要采取避孕节育措施的育龄群众在充分了解情况的基础上,自主、自愿而且负责任地作出选择安全、有效、适宜的避孕节育措施的决定。"

  《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二十条更是再一次强调,"育龄夫妻自主选择计划生育避孕节育措施,预防和减少非意愿妊娠。"

  不知道云南省镇雄县宣传部人员所称的"符合规定",符合的是哪项规定?

  强制结扎固然粗暴可怕,更可怕的是,一些基层执法者、政策实施者,还在因循守旧、抱残守缺,固守着粗鄙的、远离人性和人文、甚至侵犯个人权利的工作思路。

  这种思路不改变,不与时俱进、与法俱进,本质上就是倒退,是穿越。

  在"二孩"全面放开,甚至"鼓励生育"已经在一些地方政协会议被公开讨论的语境下,"强制结扎"还有发生,未免格格不入。是时候给这种工作思路"结扎"了。

  无论是什么执法工作,都应多一些权利意识,少一些权力意识,始终以人为本,以人性为前提。这应成为共识,成为常态,成为条件发射式的工作方法。(文/王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