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健康快讯 > 心理资讯 > 正文

国人“到此一游”心理思考

更新时间:2013-05-31 10:43:42 | fx_6aff70e4

  一个中国中学生在埃及卢克索神庙的浮雕上刻了“×××到此一游”,引起轩然大波。网友愤怒地人肉搜索出这名肇事者,声称他“丢尽了中国人的脸”,却浑然不顾。在风景名胜留下“到此一游”的习俗,在国内已经盛行多年。事实上,在埃及神庙上刻字,与在国内任何一个景区文物上刻字,没有本质区别。按照民族主义的观念,如果刻字糟糕,那么后者应更糟糕才对,因为自己国家的文物,比其他国家的文物,更能激发爱国主义的自豪感。这么看来,说那个小学生“丢尽了中国人的脸”,实在有点吊诡。

  山寨帝王

  中国人爱在景区题字,由来已久。从秦始皇在泰山勒铭起,在景区题字就与统治者的权力显然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中国的历代皇帝里,又以乾隆最为勤奋,他一辈子写了四万多首诗,其中至少有上千首是在景区的题诗。

  皇上的“到此一游”,不但不会被视为非礼,反而会被供起来,碧纱轻笼,焚香膜拜。各级官员,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其权力范围内的“小皇帝”,因此很多也热衷于题字,甚至以此打开创收通衢。

  对普通人来说,冠冕堂皇地在景区题字纪念,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但山寨一下帝王或者官员,偷偷地在景区的文物或植物上留下自己的大名,则是可欲也易行的。

  当然,我们不能把“到此一游”的心理全归咎于对皇上或官员的模仿。人天生就有占有欲,而且越是得不到的,越是稀缺的东西,就越想占有。在景区文物上刻字,某种意义上恰是为满足此种占有欲。就像狗用撒尿来“表示这个地盘属于我”一样,人们在景区写下“到此一游”,似乎也就在那一刻将景区揽入怀中。占有之外,炫耀心理也是“到此一游”的重要动因。我无法将自己的名字钉在历史的光荣榜上,那我就将它刻到景区去。景区人流量巨大,总有一些人能看到那歪歪扭扭但是闪闪发光的我的名字,这样我就有一种先行者的快感:我比你先来,所以我比你优越。为了破坏这种优越感,也有后来者拿起刀子,把前人的刻字涂掉,改刻上自己名字。

  公私不分

  示范效应或者从众心理,则使“到此一游”更加泛滥。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詹姆期·威尔逊曾讲过一个关于“破窗”的故事。纽约某个居民区是个极平凡的地方,但一个小小的事件却给整个居民区带来了非同小可的变化。先是一个小孩子向没有主人的空房子掷石块,打碎窗户玻璃。居民并没把这当回事—“空房子的玻璃打碎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没过多久,这座空房子的所有玻璃都被打碎了,再以后,孩子们甚至开始向有人的房子投掷石块,打碎玻璃。与“破窗故事”类似,从《西游记》里孙悟空著名的“到此一游”中受到启发,某个孩子某天在某地刻下“到此一游”,人们没有引起注意,更多的孩子开始效仿,直到最后“到此一游”遍布神州大地。

  中国人创造力的贫乏,在景区刻字上表现得特别显著,除了名字变化多端外,大多数刻字者都只能想到“到此一游”四字。中国人的旅游,也往往是“到此一游”式的:每到一个地方,就让人努力将自己和景物框在一起,个“哦也”的手势,就匆匆赶往下一个地方,在那里再次比出“哦也”的手势。他们不知道,旅游的本质在于欣赏过赞叹过体验过,而不是简单的物理意义上的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