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医药产经 > 政策风向 > 正文

医保闵行模式如何避免逆向选择?

更新时间:2012-12-03 17:14:18 | fx_aba428ae

  21世纪经济报道:钱主任在演讲当中提到所谓购买产品和购买服务的分业,我个人理解,我太仓模式和闵行的模式的不同,今天闵行模式的改革者也来了,分别请教一下对于闵行模式,商业保险公司主导的大病医保而言,如果没有政府的参与,你怎么去避免逆向选择的问题呢?

  对于太仓模式,请教钱主任,有没有可能把基本医保向商保开放?医疗费用的控制是一个全程的,如果在基本医疗把控住就会更好。

  钱瑛琦:谢谢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刚刚讲到商保,之前从来没有商保战略,自从大病保险开始已经参与,前面已经讲过,参与最早的原始动力就是监管。关于监管这一块,应该来讲,保险公司深入医院,作为人保部门坚决支持,他们所要在监管方面获得的数据,第一关于信息安全的问题,既要监管,只是现在给他们开放,如果大病保障这一块开放是跟大病保障相关人员的有限开放,受我们的委托参与监管问题,那么我们给他开放的数据是住院的数据,这是第一个数据开放的问题。第二本来也应该深入医院的一线,这是我们要求的,也是他们要作为的,他们要下去调查一系列的问题,这些数据我们肯定支持。既然要用商保提升医保对定点单位的监管,数据开放是一个前提,能否因为引起数据开放以后导致了有的学者或者是领导提出来的,将来商保会不会代替社保的经办,这一点,从实践经验来看,还没有丝毫的迹象发现有这样的替代感觉,主人是谁,仆人是谁,主仆关系,除非是政府没有执政能力,否则我觉得很难。主要是数据开放和监管的问题。

  关键还有一条,是在去年方案里面一直提出来,当初没有发问的问题,就是建立医疗保险评审,医疗服务评审机制,或者是医疗保险服务评审机制,包括怎么样做都有,但是太仓地方太小,对从一个宏观的政策层面上的设计没有话语权,说实在的话,我们当初做大病保险还有闯祸的感觉,我们不想把这个压力顶得太大。也就是说,商保到医院现在很难,为什么很难?你去替人社医保监管,相当于医院多了一个合保,他们是不愿意的,不仅太仓不欢迎,全国都不欢迎,商保的职能谁来明确,顶层设计法律没有,缺陷,我们作为县市级政府授权是否有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