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医药产经 > 政策风向 > 正文

专家称须推进公立医院体制改革

更新时间:2012-09-27 17:57:29 | fx_84121096

  县里医改了 看病便宜了?

  日前,国家发改委、卫生部和人保部在北京召开了全国县级公立医院医药价格的改革工作会议,要求300多个试点的县破除以药补医,取消药品加成。预计未来在这些地方的药品价格要降低15%左右,并且最终要提高医疗技术服务的质量与效率。这样大范围的一个医改尝试,将会给这些地方的百姓带来多少实惠?到底能不能够进行更加广泛的一个推广?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医改之路,未来还要怎么走?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邀评论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刘国恩、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医改新政再出动作,300多个试点县公立医院药价要降15%;三部委一纸通知,能否抑制药价虚高顽症?解决看病贵难题的医改之路,究竟在哪里?

  下决心破除以药养医,医改的信息总是牵动民众目光。19号,国家发改委,卫生部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关于推进县级公立医院医药价格改革工作的通知。提出,取消试点县级公立医院的药品加成政策。试点医院的药品价格要降低15%左右。取消县级公立医院药品加成多地已经开始试点。

  河南省,从5月起就开始的洛阳,焦作,平顶山和洛河的县级卫生部门开始实施药品销售零差率。在洛阳伊川县人民医院,记者遇到了因心脑血管疾病住院的吴度才老人。76岁的吴老先生去年因同样的病因也住了一次院,说到今年医院取消了药品加成,医院工作人员为记者调出了老人去年住院的记录。

  医生:今年开始实行药品零差价以后,药品的价格和去年相比,都有明显下降。葡萄糖是一块三,去年是一块五。

  药品销售另差率让患者得到了实惠,而对于医院来说,虽然和去年21万人的门诊量相比,今年患者人数有所增加,但医院的收入还是有所下降,月收入减少45万元左右。

  王瑞宗(伊川县人民医院院长):我们原来也有顾虑,政府补贴不到位,随之而来的可能是乱收费,乱检查,这是老百姓所顾虑的。从现在运行这一个季度来说,这种情况都不存在。我们第一季度,县医院已经补贴了130万,已经到账。

  目前伊川县已经把药品补贴纳入政府财政预算,四家公办医院实现药品全部零加成,作为试点,洛阳全市152个乡镇的卫生院以及所有的村级卫生室也实施了药品零差率销售。

  刘萌(河南台记者):这里是伊川县城关镇窑底村的卫生室,在卫生室的墙上有这样一张常用药物价格公示表。这个价格公示表上我们看到所有的药品的统一销售价和中标价都是一样的,这就意味着以后所有的药品价格,都将按照统一销售价严格执行。

  在17号国新办举办的发布会上,卫生部部长陈竺明确提出,县医院作为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突破口,以取消以药补医为关键环节,以支付方式的改革为切入点,合理调整医疗服务价格。

  陈竺(卫生部部长):首先我们确定了县医院作为公立医院改革,综合改革的突破口,我们已经启动了第一批311个试点县市的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我们争取年内再能够启动300多个县的试点工作。

  刘国恩:取消药品加成能降低滥用药品的程度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们国家在过去很多年以来,为了补偿公立医院的收入不足,在药品方面,我们政府允许一个医院在进药品的时候,在它进价的基础上可以有最高不超过15%的一个加价。比如一个医院采购的药品是100块,那么它理论上可以卖到115块,15块作为它的加成,作为补偿公立医院收入的一个部分,所以我们把它叫做15%的加成。而这一次我们讲的零加成也好,取消15%的加成也好,就是把这个15%的这个空间给它取消掉,让它在采购药品和配送药品过程当中就是平价平出,叫做零加成。

  有一点对于我们百姓来说,是真真实实的,那就是我们在看病就医过程当中,过去因为药品15%的加成是人为的推高了过度用药,不合理用药,甚至滥用药品的程度,凡药三分毒,也就是说在未来我们看病就医过程当中,因为药品加成政策的取消,可能会在相当程度上提高咱们用药的安全程度、质量的程度,也就是说,技术含量会因此而提高,而这个提高对所有人都应该是一样的,包括有医保的和无医保的。所以说,既使你个人在看病就医的体会当中,没有因为这次取消药品加成感受到特别大的费用的降低,但是在医生给你提供的诊疗服务当中,滥用药品的程度,过度用药的程度也会因此而降低,所以你也是受益者。

  张鸿:我们千万不要以为,医院这15%的钱不挣了!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们千万不要以为,医院这15%的钱不挣了,然后我们去看病的时候,费用就降低了15%。它其实是医院挣钱收入的来源结构发生了变化。其实全国包括北京、深圳还有很多县都已经在试点了,就是药这一块我不挣钱了,然后医室***,还有一些诊疗费可能都要上去,它就是有一个浮动。北京的友谊医院已经开始试点了,试点以后,新华社报道半个月以后的统计表明,每一次看病药费要降低100块钱,这个费用应该是已经降了很多了。但是这个诊疗的费用可能要增加,对于我们有医保的人的好处是什么?就是诊疗那部分费用,可能医保就出了,如果你到友谊医院去看病就可能会感觉到,我怎么挂一个号,最便宜的是48块钱?

  沈群红:这实际上不是单方面的降低15%

  (清华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它实际上不是单方面的降低15%,实际上会要三个同步,第一个同步是,提高医疗技术劳务价格,与降低部分检查检验价格同步;第二个是医疗服务的价格和取消药品加成,控制药费增长,促进规范的医疗行为;第三个是医疗服务的价格的提高与支付水平的提高,和改革医保支付模式的同步。相比比较明确和系统地指出了一个方向。

  刘国恩:公立医院体系的改革非常重要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为什么我们这次公立医院的改革要从县级医院来切入?因为我们中国是三级的医疗服务体系,一个是高端的,就是三甲的,一般主要分布在城市;另外一个是县级医疗服务机构;再一个是乡镇的医疗服务体系。我们来看这三级医疗服务体系里面,是以县级医疗服务体系为中间地带,作为一个承上启下的中转站,它的作用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能够充分地发挥县级医疗服务体系的关键作用,使得相当多的,甚至超过50%的大众的疾病,能够在县级医疗服务体系里面得到及时救治的话,既方便了我们广大的基层民众,又能够减少民众越过县级医疗服务机构到大城市里面的大医院去就诊的压力。

  所以从短期和长期来看,我们县级医疗服务体系,特别是公立医院体系的改革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当然这个改革过程本身不是一个很轻的任务,是一个很具挑战性的工作,我们可以通过很多措施来推进这次改革。就像我们刚才说的,这个15%加成取消,是有助于我们过度用药问题的逐步解决,但它绝对不是根本的问题,也更不是解决医疗、医改问题的全部。

  张鸿:取消药品加成后的窟窿怎么填?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现在的问题就是有压力,什么压力呢?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其实是钱的压力,就是这个收入结构的调整,其实也是钱的问题,是分配的问题。很多省市已经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发现包括财政补贴,包括县之间的财政能力的差别,导致了有一些在改革的时候,因为不能让医院的收入整体出现大幅的下滑,如果医院医生的收入出现了15%的下滑,那也是有问题的,那他怎么能有积极性呢?所以现在测算的标准是什么?很多县基本上是这样的,比如如果去年药品加成收入有1个亿,那今年我给你核算的标准是,你可以在其它方面增加9000万,剩下这10%怎么办?理论上讲应该财政补贴,或者你自己内部消化等等,但是你如果这个县里面财政,你看浙江省,已经是一个很富的省了,它的很多县都在试点这个,但是它仍然有一些县没有这种财政补贴,没有办法,到最后那怎么办?怎么来填这个窟窿?。

  刘国恩:必须推进公立医院的体制改革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们医疗服务提供的质量和效率的提供,必须要从公立医院体制改革开始,因为公立医院是我们目前医疗服务提供的主力,90%以上的医疗服务这个主体都是我们公立医院。我们公立医院如果改革不成功,就会大大地影响到我们医疗服务提供的效率和质量,所以必须把公立医院改革的工作推进。公立医院改革的推进必须涉及到两个方面,一个是公立医院自身体系的改革和建设,第二个就是在公立医院体系以外,如何扩展我们市场留给非公立医院来发展,来提供服务,来补充医疗服务的一个空间?只有当我们两个方面力量都能够结合的非常好,才可能把我们整体医疗服务的供应能力,供应效率,供应质量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来满足我们医疗服务需求,因为医疗保险制度的完善的提高,进一步这个提高。

  张鸿:要打破民营资本进入医疗机构的玻璃门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可能因为经常做经济节目,所以我的眼里只看到钱。我觉得要加大投入,一个是政府投入,因为一个数据很刺激我,就是中国的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在11年的时候是1.35%,这个数字太低了,发达国家是6%到8%,发展中国家也是2%到6%。我们政府的总投入第一,少,第二,它不均衡。还有一个,政府如果投入固定的话,那还要加大投入,鼓励社会资本投入进来。我们最近一再在呼吁,但是这个玻璃门是非常明显的,是看得见的玻璃门。比如一个民营医院面临着介入医保,医护人员评职称,甚至细化到水电费是不是和公立医院一样也能够得到减免这些问题。民营医院连买ct机,买核磁共振这些大型的医疗设备也需要政府来批才可以,但是政府基本上都批到公立医院去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如果真的希望民营资本进入医疗机构,那真的是要把这些玻璃门全都给它打破。

  蔡江南:政府把医院作为事业单位来办 直接限制医疗机构的自主管理发展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从我们现在目前的状况看,政府还是太多地直接涉及去举办医疗机构,就是公益性的,并不是在于政府直接来办医疗,那么政府更大的责任应该起到宏观上的监管责任,公立医院改革为什么这么难?就是我们一直说要管办分开,我觉得都是由于政府目前在公立医院的人、财、物,特别是人事管理上,政府把医院还是作为一个事业单位来办,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的话,直接限制了医疗机构的一个自主管理发展的作用。

  张鸿:我们的改革要痛下决心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在我看来,现在改革已经开始了,年初的时候,政府工作报告里,总理提到两个分开,一个是医药分开,一个是管办分开,现在我们医药分开已经开始了,那管办分开什么时候开始?就是管理者和办医院人,要在体制上让他们两个分开,否则自己给自己管理,这是很难的,网友的话,我觉得说的特别好,我把它用来做今天的总结,就是改革到痛的改革才是真的改革,所以要痛下决心。

  刘国恩:医疗服务体系不仅仅是由公立医院提供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在我们基本医疗保障制度越来越完善的过程当中,我们老百姓看病就医选择的水平以及层面都越来越多元,越来越复杂,这客观上要求我们对医疗服务体系,不是单一的,不仅仅是公立医院提供的,而是多元的。也就是说,在未来,我们五年、十年中国的医疗服务体系这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