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医药产经 > 政策风向 > 正文

江西:取消药品加成 财政补偿面临不可持续难题

更新时间:2012-03-01 10:05:30 | fx_ca2b59f9

  2009年,江西省在公立医院悄然启动了取消药品加成的尝试。3家三级专科医院和1家二级综合医院作为试点对象,不再对药品进行加价销售,让出的利润缺口由政府财政专项资金补偿。

  两年时间过去,4家试点医院成绩显著,但是与此同时,这项改革的推广却遭遇难题。

  改革带来“六降四升”

  取消药品加成的改革开始后,一个最直接的变化是,试点医院的药品价格比其他医院便宜15%或者25%,这对许多患者的就医意愿产生了影响。

  “听说胸科医院的药要便宜一些,我是专程过来看病的。”在改革试点的江西省胸科医院门诊大厅,南昌市民柯先生对记者说。同样是在参加试点的南昌市第九医院,一位肝炎患者告诉记者,他用的一种抗病毒药在这家医院要比别处便宜27元,一年下来能省下1200元,因此他特意转院来求治。

  “试点两年多,医院的业务量年年都在增长。”江西省胸科医院院长余少良说,2009年医院的门诊人次是8万多,2011年上升至13万;住院人次也由7000多上升至13000。在试点的其他医院,情况大致相同。据统计,4家试点医院年门诊人次的平均增长幅度超过60%,年住院人次平均增长幅度将近40%。

  患者增多的原因,一方面是医疗保障水平提高带来医疗需求增长的背景,但更有取消药品加成改革降低医药费用所起到的作用。

  今年1月初,江西省中医学院吴海波教授和专家组对4家医院的改革进行了评估。他告诉记者,与2009年同期相比,主要控制指标呈现“六降四升”:平均门急诊均次费用从204.72元下降为186.65元,下降了8.82个百分点;平均药占比从48.96%下降为44.84%,下降了4.12个百分点;平均医保病人自费率从21.7%下降为16.28%,下降了5.42个百分点;平均新农合病人药品自费率从18.92%下降为14.90%,下降了4.02个百分点;三线抗生素使用率从13.13%下降为10.75%,下降了2.38个百分点;平均住院日从14.19天下降为13.28天,下降了0.91天。与此同时,平均年门急诊人次、平均年出院人次、平均病床使用率以及病人满意度等,分别增长了60.4%、38.97%、23.75%、7.63%。

  “4家试点医院通过取消药品加成,累计减轻群众医药费用负担5104.17万元。”吴海波说,“患者负担的减轻是看得见的,自然也就愿意去试点的医院看病。”

  零加成撬动管理变革

  对于院长而言,取消药品加成使药价下降是表面的改革成果,他们更看重的是改革对医院内部管理的促进。

  江西省对试点医院按上年西药15%、中药25%的加成率计算财政补偿资金的总额,其中的70%预拨给医院,剩下30%留待考核后再发放。

  “如果考核不合格,不仅剩下30%拿不到,甚至还会罚款。”江西省卫生厅医管处处长龚建平介绍,“考核重点量化了4类指标。包括费用指标,如门急诊均次费用、住院人均费用、药占比、医保病人自付比例、基本药物使用率等;效率指标,如门急诊人次、出院人次、住院手术人次、平均住院日、床位使用率等;质量指标,如大型设备检查阳性率、抗生素分线使用比例、医院感染发病率等;服务指标,如综合满意度、医疗事故发生次数、医疗纠纷投诉人次等。”省、市、县都派出督察组,监督医院相关指标的变化。(下转第3版)(上接第1版)

  参加试点的医院则将这些考核指标层层分解至各个科室,每一个医生都感到管理压力的增强。在余少良的办公电脑屏幕上,随时显示着医院各个科室费用指标的监测情况。胸科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告诉记者,如果指标超标,科室会面临严格的处罚。“药占比如果超标1%,整个科室的奖金会被扣掉5%。”

  “管理的加强带来了医院效率的提升。”南昌市第九医院院长邹正宇说,改革初期,的确有医生不适应,甚至抱怨院长自找麻烦。但是随着医院的发展以及医生待遇的提高,这些不满也就消失了。

  “这些内部管理,医院自己也能做,但效果肯定没有现在好。”邹正宇说,取消药品加成对医院管理的促进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给院长提供了改革的契机,让管理改革有的放矢,会相对减轻改革推行的阻力;另一方面,由政府提供的补偿资金能够给院长“撑腰”,“去年政府专项资金给了医院800多万元,在改革过程中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

  单靠财政投入难以为继

  尽管4家试点医院的改革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但记者了解到,改革推开的难度很大,主要问题是单靠财政投入难以为继。

  在确定是点医院的过程中,江西进行了反复调整,最终确定为现在的江西省胸科医院、南昌市第九医院、萍乡市第二人民医院和芦溪县人民医院4家公立医院。只包括3家专科医院和1家县医院。“一些用药量较大的综合性医院没有进入试点,应该是考虑到财政的承受能力,让改革能稳步推行。”一位业内专家告诉记者。

  在试点方案中,江西省表示要建立补偿机制,取消药品加成后的经费缺口通过调整部分技术服务收费标准、增设药事***和增加政府投入等途径补偿。“当初明确的是药事***和诊查费一起收取,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报销范围,具体收费标准和执行时限,待国家有关规定明确后,由省按国家统一口径制定并公布实施。”有卫生厅官员表示,“但是改革最终还是没有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和加收药事***等有争议的费用,完全由省、市、县财政相应埋单。”

  对于江西而言,这是一笔不小的投入。仅试点的4家医院,省、市、县三级财政每年需要投入2700万元。据此推算,江西如果将改革覆盖到全省所有县级医院,需要财政补偿资金8.51亿元。“更重要的是,随着这些医院业务量增长,需要补偿的资金缺口会越来越大,对于财政而言,这几乎是一个无底洞。”吴海波说。

  有院长建议,政府的投入方式可以多样化。“医改不是药改,公立医院投入不等于补偿药品加成。”邹正宇说,以他所在医院为例,由于人事编制依然沿用上个世纪的标准,目前缺编200多人,医院为补上人员缺口,每年就需要自己掏800多万元。“如果人事制度改革跟上,即使不对取消加成进行补偿,对医院而言效果也是一样的。”

  让政府头疼的还有监管问题。卫生行政部门的督察组对4家试点医院采取的是全程紧盯的监督。“如果改革推开,全省数百家公立医院,还只是依靠行政力量的监管,根本管不过来。”龚建平说。而一旦监管失控,目前这种“缺多少补多少”的财政补偿方式,很可能成为医院滥用药的诱因。

  同样无法回避的是,取消药品加成的改革对目前存在的医药灰色利益链无能为力。“取消药品加成是针对医疗机构,对于医生个人的回扣行为还是没法从根本上遏制。”龚建平承认。他表示,单靠取消药品加成一项改革作用非常有限,它应该是综合改革的一部分而非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