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医药产经 > 政策风向 > 正文

归真堂董事:不会卖股权给公益组织

更新时间:2012-02-21 11:04:49 | fx_d4998972

  [ 他们从证监会获悉,鉴于舆论声势,发审委会审慎对待归真堂上市,可能让归真堂解释有关事宜,整个ipo审批过程会很长 ]

  2月19日,正处于环保舆论漩涡中的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张志鋆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据其所知归真堂创投股东方上市前不卖股权。

  张志鋆是江苏鼎桥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目前代表澄辉创投管理归真堂项目。他不否认目前取胆方式对月熊仍有伤害,但认为伤害已最小,并达中医药原料来源与动物保护之间的“平衡”。

  同时,张志鋆批评亚洲动物保护基金会缺乏调研,而外界封杀归真堂上市是“因噎废食”。

  这是归真堂董事首次就上市有关事宜回应媒体。

  创投股东否认退意

  19日,张志鋆对本报记者表示,作为归真堂股东方,澄辉创投不想在上市前转让股权,据其所知,另一创投股东鑫澳亦无***之意。

  10天前,公益慈善组织“中国sos求助”创始人白一鹏联合多名自然人向归真堂及其几名创投股东发出股权收购函,并希望对方10日内回复。

  十天期限已至。昨晚,白一鹏对本报记者表示,归真堂股东方并未对此做出任何回复,他认为由于上市金钱效应诱惑太大,希望在上市前让归真堂股东各方同意转让股权已不现实。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白一鹏要购买归真堂股权,不是很现实。”张志鋆表示,截至本报记者采访,白一鹏未跟澄辉创投接触过,在上市之前,澄辉也不可能向白一鹏等人转让股权。

  张志鋆说,目前归真堂的创投股东仅江苏澄辉和江苏鑫澳两家,网上所传几家创投投资7650万入股归真堂数额有误,鼎侨作为澄辉创投归真堂项目的管理方,如果鑫澳创投拟转让股权给白一鹏等人,根据有关协议,必须知会于他,而他迄今未得到此类信息。

  他指出,一旦新资金注入,必然中止上市进程,并可能导致董事会人员甚至主营业务变动,而归真堂和创投股东并不想这么做。

  19日晚,白一鹏告诉本报记者,他确有用特快专递分别向归真堂和三家创投发出要约公函,除一封退回,其余三封确定送达。

  白一鹏认为,对方反馈可能性很小,或因收件人未上呈给董事长等高层,但做决定的是大股东归真堂。据其透露,2011年他曾发函给归真堂,当时归真堂一位副总经理曾对他表示谈转股权和转型没必要。

  “我们认为他们现在还信心满满,上市金钱诱惑太大,让他们转让股权不太现实。”白一鹏说,他们从证监会获悉,鉴于舆论声势,发审委会审慎对待归真堂上市,可能让归真堂解释有关事宜,整个ipo审批过程会很长。

  “归真堂后面可能遭遇阻力,届时我们仍期待它回头与我们谈。”白一鹏说。

  目前,白一鹏等人已筹集了1.2亿元,但仍在继续。据他透露,为在归真堂董事会中拥有席位并有否决权,或需筹集至少占三分之一股权的资金。

  称外界“因噎废食”

  时下,归真堂虽未上市,但市场上已掀封杀浪潮。

  对此,张志鋆认为外界封杀归真堂上市是“因噎废食”。他认为,归真堂也有“底线”。

  “我们认为中医药产业化前景非常美好,我们在守住一条底线,就是中医药传承的底线。”张志鋆认为,熊胆作为动物药不可替代,“假如熊胆再被打掉的话”,至少有100多种中药品种消失,导致整体医疗成本上升和中医药市场的让渡。

  张志鋆声称,澄辉系于2008年5月份跟踪归真堂项目,并于2009年10月份与归真堂签约入股,其间与归真堂董事长走访了中国9家养熊场,并前往归真堂考察逾20次。

  他认为,归真堂是非常优秀的企业,不仅合法合规,而且是国家发改委2010年颁布的《产业指导目录》中鼓励类项目企业,符合国家产业政策。

  但知名公益律师安翔对此观点持有异议。

  19日下午,安翔对本报记者表示,根据2001年卫生部***的规则(熊胆粉原料不可再用于任何保健食品),归真堂熊胆茶等保健品已违法十年。同时,归真堂也违反2004年底国家五部委关于停止零售熊胆粉的联合通知。

  安翔还指出,经国家审批的归真堂熊胆粉仅0.25克及1克两种规格,而今归真堂网站及直营店、加盟店中还有其他多种剂量规格,属超范围经营。

  在活熊取胆方面,张志鋆试图辩解。

  “目前归真堂取胆汁的方法不能说对月熊一点没有伤害,但是我们觉得在目前情况下伤害已减少到了最小。”张志鋆说,去归真堂考察后,觉得规范化的熊场已在中医药原材料的取得和对动物影响之间达成一个平衡。“价值几十万的熊没必要去虐待它。”

  目前,包括马云等72位名人在内,质疑归真堂取胆汁方式将导致月熊创口炎症及精神创伤等病症。对此,张志鋆驳称,有无后遗病症,由东北林业大学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马建章来解释是最权威的,“毕竟名人们不是专家”。

  张志鋆批评亚洲动物保护基金会没有调研。“他们冲着行业来的,但至少批评亚洲动物保护基金会调研不细,要对行业有个调研吧,全国68家熊场他们去过几家?哪怕要做慈善也要把工作做细。”

  对此质疑,亚洲动物保护基金会有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将在21日的媒体沟通会上用视频等证据予以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