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医药产经 > 医疗快讯 > 正文

皆推崇强政府模式 京沪医改双城记

更新时间:2012-12-03 17:25:06 | fx_6f121134

  10月底,上海东郊临港新城滴水湖畔,上海第六人民医院东院正式开业。以这家全新的医院作为首个试点,上海的医药分开改革也正式拉开帷幕。

  在此之前,2012年上海的医改似乎悄无声息,医改领域几乎全是北京等城市的声音:从医药分开试点,到放开社会资本办医,再到公开选拔院长,成立医疗联盟,无不风生水起。

  事实上,上海方面的改革也一直紧锣密鼓中进行,但却低调异常,包括全面推行医保总额预付,三级纵向医疗联合体稳步推进,而工资总额预付也在积极酝酿之中。

  如今,新医改三年多来,改革主体逐级往上:2009年8月***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把基层医疗机构首先推向前台;2011年年中县级医院改革启动试点,大医院进入医改舞台中心;随着新三年进入尾声,“看病难,看病贵”的矛盾焦点、三级大医院“千呼万唤”终于登场。

  以卫生部部长陈竺今年1月初在卫生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为直接推动力,被寄望***天价医疗费用的利刃“医药分开”,成为改革的核心任务。

  同样作为经济发达、优质医疗资源集中的重头试点城市,京沪两地医改都因循了上述路径。不同的行事风格背后,是如出一辙的强政府逻辑。

  然而强有力的政府之手,难以撼动体制之根。本应奉“去行政化”为圭臬的医改进程,如何能再以行政化来强推?在公立医院垄断医疗服务供给的状况下,该如何对之进行改革?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以现实的途径来应对现实的悖论:建立和完善公立医院的法人治理机制,形成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公立医院管理层选拔任命机制和激励约束机制。

  踏上改革正途

  最为直接有效的控费办法就是医保支付。上海和北京分别选择了总额预付和按病种支付两种不同的路径,但背后的道理都是北大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所说的“打包付费”。

  “看病贵”主要源于药价虚高早已成为共识,公立医院改革启动之初,2010年2月***的《关于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写明,要把补偿机制从“财政补贴、服务收入、药品收入”三个渠道变为两个渠道,以零差价化解药品加成。

  由此形成的公立医院收入缺口如何补偿?广东曾于2010年下半年推出“药事***”,但试点不了了之。

  “药事***跟处方相联系,仍然会刺激医生多开药。”北京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介绍,北京最终决定调整医院的收入结构,取消药品加成的同时取消了挂号费诊疗费,三项大体平移为医事***,住院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和专家自42元至100元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