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保健频道 > 人群保健 > 车友保健 > 正文

司机猝死:谁来关心公交司机的健康

更新时间:2012-07-25 18:12:38 | fx_e1477911

  10月11日下午,宁波永安公交公司523路驾驶员张庆把车开到宁波工程学院站时,感到身体不舒服,后来值班领导陪着他去宁波市三医院挂盐水,挂了一个多小时后,人还是难受,最后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在他之前,9月27日,宁波镇海公交公司380路驾驶员孙建勇也在家里猝死,年仅38岁。

  两周内两个公交司机猝死,家人均认为,他们的去世,和超时间、超强度的工作有关。

  孙建勇:闹钟永远停在了凌晨4点30分

  记者见到公交380路驾驶员孙建勇家属的时候,她们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

  孙建勇的老婆林定兰抹着眼泪说,孙建勇平常是做2休1的。

  9月27日那天,孙建勇刚好休息。早上7点左右,孙建勇起来了一下,但觉得太累,家里人走后,他就又回到床上去睡觉了。孙建勇的妈妈拿完报纸上楼,发现儿子在睡觉,就没有去吵他。

  “爸爸,吃饭了,”中午11点20分左右,孙建勇的儿子孙元回到家里,叫爸爸吃饭,推开房门,发现爸爸口吐白沫,家里人立即把孙建勇送到了医院,但是已经抢救不过来了。

  林定兰说,孙建勇开公交车已经9年了,他开的380路公交车,是镇海公交公司一条较长的线路,从镇海炼油厂一直到联丰新村,单程就要1个多小时,林定兰说,为了中途不上厕所,孙建勇在开车的时候,连茶都不敢喝,出事前几天,孙建勇几乎都在超时工作。

  林定兰说,出事前一天,孙建勇是早上7点10分到晚上7点半的班,但是在上班前,孙建勇还有接某公司员工上班的任务,因此,早上6点已经在开车了。由于从家里到公交公司拿车还要1个小时,孙建勇在9月25日晚上把闹钟调到了凌晨4点半,9月26日早上4点半,他就起床开始去上班了,而9月26日晚上回到家已经是晚上9点40分了。

  林定兰说,孙建勇身体很健康,今年上半年还刚刚做过体检,不过每天下班回来都说“累死了,累死了”。

  张庆:突发心肌梗塞猝死医院

  昨天中午,记者见到了张庆的姐夫张汉定。

  张汉定说,张庆是开公交523路的,10月11日下午4点左右,张庆将车开到宁波工程学院站总站,下车后感觉到胸闷、胃火辣辣疼,于是就在办公室躺下想休息一下。值班领导看到张庆浑身冷汗,脸煞白,马上开了辆单位的面包车将张庆送到宁波市第三医院,到医院大概是下午4点10分。

  同事给张庆挂了急诊,张庆说胃疼,医生给张庆开了消炎药和盐水。当盐水挂到5点40分的时候,张庆跟同事说胸闷死了,浑身冒冷汗。

  同事立刻把张庆背到了急诊室,医生马上抢救,大概6点20分,张庆因心肌梗塞抢救无效死亡。

  张庆姐夫:他总说太累

  张庆姐夫张汉定和姐姐张萍告诉记者,今年44岁的张庆开公交车已经15年了,10多年前就与妻子离婚,生前与75岁老母亲和18岁儿子生活在一起。

  张庆住在江北孔浦,而姐姐一家住在北仑,平时见面不多。但是,每次见面张汉定都会问张庆:“公交公司工作好不好?”

  “很累。”张庆每次都会这样回答。

  张庆还曾说,开公交车不仅仅累,精神也很紧张,有时候车子开到岔路口,突然“杀”出个人来,心马上会抽一下,这样一天10多个小时开下来,心脏实在是受不了。

  今年8月上旬,张庆感到胸闷难受,就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孔浦医院挂盐水,同时还向公司请假休息了一周。

  8月底张庆还到李惠利医院做过全身检查,检查结果身体都好,没有问题。

  “公交司机的劳动强度太大了,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谁都受不了。而且一天还要受到不少惊吓。”张汉定说。

热门推荐

夫妻保健:四类人别洗鸳鸯浴
夫妻保健:四类人别洗鸳鸯
  夫妻或情侣共浴,也叫“鸳鸯浴”,既可以使...
没有套套 也能有效避孕的6方法
没有套套 也能有效避孕的
  很多时候,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
五个小技巧提高性生活质量
五个小技巧提高性生活质量
  想在床上获得女人的好感并不难,有时一些小...
好奇但又羞于开口问的男性秘密
好奇但又羞于开口问的男性
  男人这群来自火星的物种像迷一样的存在我们...